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恩平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1万

积分

0

好友

3312

主题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4-3-2 21:45:20 | 查看: 58| 回复: 0
摘要: 千年之后命运让我们不期而遇.  那么下辈子.  我跨越千年,等待再次的邂逅.  1 [ 你是神经病? 还是穿越的王爷? ]  她从小就有一个常识.  那就是每次累了的时候都会泡澡来放松自己.  "真舒服."颜初晴无力的躺在浴盆里享受着.  眼皮好重.  当她睡的很沉的时候.  "pia"就听到东西落

正文:
千年之后命运让我们不期而遇.
  那么下辈子.
  我跨越千年,等待再次的邂逅.
  1 [ 你是神经病? 还是穿越的王爷? ]
  她从小就有一个常识.
  那就是每次累了的时候都会泡澡来放松自己.
  "真舒服."颜初晴无力的躺在浴盆里享受着.
  眼皮好重.
  当她睡的很沉的时候.
  "pia"就听到东西落在地上的声音.
  似乎是个很重的东西.
  她朦朦胧胧的睁开眼睛.
  眼前还是自己的浴室.
  "我出现幻听了."她闭着眼睛说道.
  "哪里来的妖孽?"
  一个霸道的声音几乎要穿破她的耳膜.
  她瞬时间睁开了眼睛,开始搜索房间.
  一个穿着古代衣服的男人站在她面前,头发束的高高的,被一种不知名的东西卡着.
  "妈呀,哪里来的神经病啊."她出声尖叫着.
  "你又是哪里来的妖孽,敢闯本王的房间,还不穿衣服."
  "你丫神经病啊,你怎么进来的,那群保安是饭桶么?放一个神经病进来."
  她抓起身边的浴巾,不管身上的泡沫,裹在了身上.
  男人脑袋转着,巡视着房间.
  "妖孽,这是那里,告诉本王."男人发现这与往日的房间不同.
  便抓过身边的她问道.
  "你神经病啊,你自己来的,你问  这是哪里?哦草,这是老娘的浴室."
  她挣脱开他的手.
  "本王不是抱着王妃睡觉了么?怎么会来到这种不知名的地方?"
  "你是从精神病医院跑出来的?还本王?还王妃?"
  "神经病医院是什么?一个地名么?本王是从唐朝来的."
  他提到自己的"家乡"很激动,声音略大了一些.
  "你穿越?"
  2 [ 性别就是性别,男人就是你,女人就是我,人妖是你 ]
  "来,我问你什么你说什么,废话最好不要说."
  她已经重新洗完澡,坐在沙发上,看着眼前穿着白色丝绸的男人.
  "本王为何听你的."他在唐朝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绝对习惯了大男子主义.
  "你丫还吵,这里是老娘的地盘,不是唐朝,你必须听老娘的."
  他不语.
  "说,姓名."
  "李成."( ps: 这里的人物是历史上不存在的 )
  "不不不,这个名字太难听了,我给你改一个."
  她摇摇头,若有所思的说着.
  "好,我听你给我改成什么."他也做到对面的沙发上,等待着她的答案."
  她沉思了一会,道:"裴萧夕."
  "没想到你这个妖孽还挺聪明,这个名字不错."
  就因为一个名字,他对她刮目相看.
  "好了,这个话题结束了."
  "姓名."
  "李……"
  "咳咳."她出声提醒着.
  "哦,裴萧夕."
  "性别."
  "性别是什么?"他无知的问道.
  "你  要笨死啊,性别就是,你是男人还是女人?"
  "本王当然是男人了,不然你看看?"
  "去死,年龄."
  "年龄又是什么?"他继续无知.
  "您老今年贵庚啊?"她一副尊敬的样子.
  "十九."他满意的点点头.
  "哇塞,你这么小哦,我以为是大叔呢."她一脸崇拜的看着他.
  像是在欣赏宝物一样.
  "你今年贵庚啊?"他一脸尊王样,问道.
  "十八啊."她起身走到他身边,欣赏着他.
  "大胆,小小的民女竟然敢靠近本王."
  "嘿,帅哥,现在是二十一世纪了.这里没有皇帝,没有王爷,你以后不要这样说话,会被别人认为成神经病的."她深呼吸,笑着跟他解释着.
  "哦."他点点头.
  来到不知名的世界,就要入乡随俗,他必须适应.
  3 [ 帅哥,现在用的是浴盆,不是木桶,懂? ]
  "啧啧啧...你这什么衣服啊."她围着他一圈一圈的转着,看着他的衣服.
  "这是本王的睡衣,你能看到是你的福分."他藐视着她.
  "我说,王爷你忘记这是哪里了么?"
  "你不是说是二十一什么东西嘛."
  "所以,你把你那一套都改了,改了,我刚刚和你说的话你又当耳旁风了."
  "哦,本王……不是,我要沐浴."
  "那间是浴室,我给你拿睡裙,等会你睡客房."
  她指了指浴室.
  "你不买两个奴婢么?"他怀疑的看着她.
  她深吸一口气,微笑着,道:"我喜欢安静,这个地方除了我没有别人,有仆人会定时来打扫,还有,这里没有奴婢,我所谓的仆人只管打扫,不管给  你洗澡."
  "哦,那你来帮我洗澡."他无所谓的看着她,像是什么都不在乎.
  "你丫有完没完啊,老娘还管你洗澡?"她终于忍不住了,破口大骂.
  他无奈的摇摇头,自己走进浴室.
  她偷偷一笑,心想,他还真是吃硬不吃软.
  不一会他又走了不来,嫌弃的说道:"你们府里这是什么沐浴的地方啊,怎么没有木桶?"
  "大哥,现在用浴盆,不用木桶了."她有点哭笑不得.
  这个古代的人真麻烦.
  "哦,怎么用?"他沉吟了一会,说道.
  "我晕,忘记你不会了."她放下手里的零食,走进浴室.
  给他放好水,准备好沐浴的东西,把睡裙给他挂起来.
  ( ps: 睡裙!!! 女生穿的,只是肥一点. )
  "好了,你洗吧,我出去了."她笑着看了他一眼,走了出去.
  她无聊的打开电视,看着动画,吃着零食.
  他则在里面无知的用着现代的东西沐浴.
  好不容易洗完澡,问题又来了.
  这个睡裙怎么穿呢?
  他拿着睡裙,仔细的看着.
  无奈,随便找了个空就把脑袋钻了进去.
  "这什么衣服啊,露这么多."他自己嘟囔着.
  他抓着衣服走出了浴室.
  当她看到他彻底傻眼了.
  4 [ 这是电视,不是你们那里的戏台. ]
  他把睡裙穿出了花样.
  放胳膊的地方放的是他的脑袋.
  放脑袋的地方放的是他胳膊.
  ( ps: 自行想象吧,不然拿自己的睡裙试验一下. )
  小内内若隐若现,如果他不抓着绝对就春光外泄了.
  她忍着笑,道:"裴萧夕,你能不能不这么搞笑呢?"
  "我还没有问你呢,这是什么衣服啊,都不如我的好看."
  "好,我告诉你,  你穿错了,我告诉你,你自己换,好吧?"
  "哦,我说呢."
  好不容易,这尊大佛把衣服穿好了.
  "你们这里的衣服都这样么?跟女子穿的差不多."
  他还是不习惯这件衣服.
  "这就是我穿的,只不过肥一点,我家没有男人穿的衣服,你就将就一下,明天我给你买的."
  她不看他,只是注视着电视.
  他也发现了电视的存在,惊讶的看着电视.
  "哇塞,你家真好,戏台都搬到自己的房间."他崇拜的看着她.
  "哈哈哈哈……戏台?!"她捧腹大笑.
  他一脸无辜的看着她,道:"不是么?"
  "来,我告诉你."她对他招招手,示意让他坐下.
  电视里正演的古装剧.
  他无所谓的做到她旁边,津津有味的看了起来.
  "这个是电视,你看的被称为电视剧,是好多人拍的.懂么?"
  她耐心的给他解释着.
  "哦,知道了,这个是演的什么?"
  "这是后宫的妃子争宠,你在你们那里应该经历过吧."
  "嗯,皇兄经常遇到这样的问题."他点点头,说道.
  "嗯,你是不是也有王妃?"她睁着大大的眼睛,期待着他的回答.
  "是的,刚刚迎娶的,还没说话就来到这里了."
  他无奈的说道:"不过,遇到了你,还不错,给我当奴婢."
  "你妹的,你脑子里全是奴婢."她一掌拍在他的脑袋上.
  "你说的轻巧,没有奴婢我的衣食住行怎么办?"
  "我看你每天只会嘟囔王妃啦,奴婢啦."
  两人不亦乐乎的讨论着这个问题.
  5 [ 这里晚上会闹鬼,而且还会有女鬼爬上你的床哦 ]  "你快回房间睡觉吧."她见他迷迷糊糊的.
  "哦,我睡哪里?"
  "客房."
  "有没有女人陪伴."他现在处于半睡半醒的状态.
  "我勒个去,你做春梦呢?"她再次拍了一下他的脑袋.
  "啊? 什么?"他一脸迷茫的看着她.
  "我告诉你,我家里闹鬼,有女鬼的."她开始恐吓他.
  "鬼?!"他不否认,自己真的有些害怕.
  "是啊,我家这个房子是18世纪的,所以会闹鬼的,不过没事,它最多就是吓吓你,不会吃你的."
  她无所谓的说着.
  "哦,我们商量一件事情吧."
  "嗯?什么事?"她已经猜到他要说什么,但不去揭穿.
  "今晚我睡你房间吧."
  "为什么?想占老娘便宜?"她占到床上,拿起枕头,做出攻击的姿势.
  "我不稀罕,我就是不习惯自己睡."他随便找了一个理由.
  "不行,不准,不允许,不可能."
  "这样吧,我睡沙发."
  "不行,我不习惯跟别人同房间睡觉的."她可怜的看着他.
  "反正,我不自己一个房间."
  "你说,你是不是害怕女鬼?"她阴险的笑着.
  "本王才不怕,区区一个小鬼."他脸颊渐显红晕,但依然逞强.
  "那你不怕干嘛来我房间睡?"她发誓一定要把他逼到说出来.
  "我不习惯自己睡啊."
  "我不管,你不准来我房间睡."她誓死也不会让出房间.
  他见说不过她,便开始耍赖.
  躺在她的床上不动.
  "裴萧夕,你起来."她抓着他的胳膊往床下拉.
  "不要."看炫舞小说+作者账号:1324497455
  她一个女人绝对不如一个大男人力气大.
  "你起不起来?"她瞪着眼睛.准备施行暴力.
  "不要."他转过身,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开始睡觉.
  "你妹的."她怒火在燃烧.
  拿起沙发上的一个抱枕,对着他就开始强势进攻.
  "你疯啦?"他抓着她的手腕,瞪着她.
  "对,我疯了."她也不甘示弱的瞪着他.
  两人就一直瞪着,一直瞪着,一直瞪着……
  6 [ 炫舞是可以让人砸钱的游戏 ]
  清晨的空气就是新鲜.
  泥土的味道若有似无.
  "你起的蛮早的."她抱着本本,坐在后花园的长椅上.
  她一晚都没有睡,原因很简单,裴萧夕这个魂淡占了她的床,她无奈自己在后花园玩了一晚上的游戏.
  "当然啊,我费尽千辛万苦才找到你的,你怎么跑这里来了."
  他依旧穿着她给他的睡裙!!!
  "难道要我在房间看你呼呼大睡?"
  她吐吐粉红色的舌头.
  "你也睡觉呗."
  "我不习惯在别的房间睡觉."她的怪癖好多好多的.
  "好吧."他做到她旁边,看着她腿上这个方方正正的东西发呆.
  "这是什么?"他好奇的动了动.
  "这是电脑,还称笔记本."
  "那你玩的是什么?"
  "QQ炫舞."
  "QQ炫舞是什么?"
  "是个让人砸钱的游戏."
  "哦哦."
  "你玩么?"她开始引诱他.  
  "不不不,本王对这种幼稚的游戏不感兴趣."他摇摇头.
  "你确定?"
  他犹豫了一会,道:"确定."
  "好吧,不玩就不玩."
  她也关闭本本,伸了个懒腰,深呼吸,道:"原来早上的空气这么好."
  "这种空气算好?我们那里的空气好新鲜的,比这里好."
  "对啊,古代没有汽车,没有工厂,到处都是树木."
  她也由衷的感叹道.
  "等我研究出怎么回去的时候,你跟我一起回去吧."
  "不要,这里虽然没有新鲜空气,但是总比那个交通不发达,什么娱乐场所都没有的古代强."
  "唉."他一副你没救的样子看着她.
  "我现在找人给你弄一下你这堆乱草."
  她抓着他的头发,唏嘘着.
  7 [ 以后你就跟老娘过,保证你吃香的喝辣的. ]
  帮他买了衣服,换了发型.
  "还不错,这样才像个人样嘛."她打量着眼前这个男人.
  "不行,不行,这什么衣服啊,我不习惯,还有我的头发."
  他像身上有虫子一般,全身都不舒服.
  "习惯就好,你总不能穿你们那里的衣服出去吧."
  摸摸他的头发,笑着跟他解释着.
  "好吧,我试着习惯."他也露出久违的微笑.
  "你好像我的妹妹."他也摸摸她的头发.
  "我还觉得你像我弟弟呢."她吐吐舌头,做个鬼脸.
  不再理会她,继续玩着游戏,他也没事做,只好看着电视.
  [ 念而不忘 つ ]:老娘我累死累活的为什么啊?
  [ 念念不忘 つ ]:怎么啦?
  [ 念而不忘 つ ]:还不是我家那个王爷啊,我有时真想拍他.  
  [ 念念不忘 つ ]:你应该高兴才对,要是我家里能掉下个帅哥王爷,我宁愿累死累活.
  [ 念而不忘 つ ]:那我把他送你了,过几天我就跟他商量,让她住你家里去.
  [ 念念不忘 つ ]:好啊,只要他愿意,随时都可以来.
  [ 念而不忘 つ ]:那好.
  ----舞团----
  [ 念而不忘 つ ]:康忙北鼻们,陪老娘团任务啊.
  [ 朝思暮想 つ ]:收到,马上到.
  [ 刻骨铭心 つ ]:噜啦啦啦~ 团长等我,我也没任务呢.
  [ 念念不忘 つ ]:你号召力还是不减当年啊,换个号依然吃得开.
  [ 念而不忘 つ ]:那是不看我是谁嘛.
  四个人,选好歌曲模式.
  开始刷团任务.
  她开着挂,靠着沙发,眼睛四处看着.
  "晴晴,这个游戏真的很好玩么?"
  不知什么时候裴萧夕又凑了过来.
  "对啊,你也想玩?"
  她听到他这么问,眼里开始闪光.
  "不呢,我问问."他摇摇头.
  "好吧,过几天我就把你送到我朋友家,哼哼."
  "为什么?"他不解的看着她.
  "我朋友想让你去呗,你就去嘛."她开始撒娇.
  "无所谓."他一副与世隔绝的样子.
  "嗯,呶,这是身份证,有了身份证你在这个地方就能生活下去了."
  "身份证?"他又开始疑问.
  "就是证明你身份的东西,知道了么?"
  "哦."他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8 [ 做饭是一门技术活 ]
  [ 念念不忘 つ ]:晴晴,我要去你家看王爷.
  [ 念而不忘 つ ]:来吧,他整天闲着.
  [ 念念不忘 つ ]:好,等着我的到来吧.
  您的宝  贝[ 念念不忘 つ ]下线.
  看到宛儿下线她也随即下了.
  "裴萧夕,我朋友要来我家昂."
  她对着正在整理发型的裴萧夕说着.
  "跟我有关系?"他反问道.
  "跟你说话简直就是对牛弹琴."
  "晴晴,我准备找工作去."他郑重的跟她说着.
  "你疯了?你什么都不会你找什么工作啊?"
  "我总不能让你养我吧."他撇嘴说着.
  "那也要等你都懂了再去吧."
  "好,那你这几天带我出去转转."他点点头说着.
  别墅的门被打开,她不用看就知道是自己的闺蜜,林宛儿.
  "小晴晴~"林宛儿轻声唤着她.
  "林宛儿小姐,你不至于为了见一个王爷这么快就来了吧."
  她开始挖苦林宛儿.
  "哇噻,你就是那个从唐朝来的王爷?"
  林宛儿站在他身边,开始打量他.
  "是的."他皱着眉头回答着.
  "你好帅呢."
  "谢谢."
  一上午的时间,两人谈的不亦乐乎,直接无视了颜初晴.
  "小晴晴,我饿了."宛儿可怜的望着她.
  "知道啦,你们两个真是我的小祖宗啊."
  说着,放下本本走进了厨房.
  听到锅碗瓢盆的声音.
  "小晴晴,你会做饭么?"宛儿对着厨房喊道.
  "老娘这么聪明,当然会."
  十分钟……二十分钟……半小时……
  "来吃饭了,我做好了."她自豪的说着.
  "终于可以吃饭了."宛儿高兴的说着.
  两人兴高采烈的走进餐厅,迎  接他们的确实餐桌上一盘黑糊糊的东西.
  "这是你做的?"宛儿皱着眉头,看着颜初晴.
  "对啊,我按着菜谱做的,绝对好吃."她得意一笑.
  "算了,我们还是叫外卖吧."
  9 [ 她是我的朋友,她是你的天使 ]
  "她是我的天使."
  某天,裴萧夕自己嘟囔着.
  "谁?"她好奇地问道.
  "什么?"他也装糊涂.
  "你刚刚说谁是你的天使昂?"她坏笑着.
  "没有啊,我刚刚没有说话呢,你听错了."
  "好吧,快点收拾,不然等会你自己飞去."
  "知道啦,我的大小姐."
  他现在已经适应了这样的生活,也不再称呼自己本王了.
  有时还会小小幽默一下,但是要真的惹怒他.
  咦,吓死人.
  "晴晴,我们这是要去哪?"他帮她拿着包包,搂着她的肩膀问道.
  "去旅游,顺便带你出去见见世面."
  "你这个决定还不错."
  "当然不错了,不看看我是谁,我可是宇宙无敌超级美少女颜初晴."
  "你去死吧,还超级美少女?"
  "你敢不承认我就把你丢在这里."
  她开始威胁他.
  "好啦,我不说了."他闭上嘴巴不再说话.
  两人到达机场,刚坐上飞机他就兴奋不已.
  "你第一次坐飞机,不要害怕哦."她给他系好安全带.
  "知道了."
  飞机起飞,他紧张不已的道:"晴晴,我有种晕晕的感觉."
  "没事,一会就好了."她笑着抓着他的手.
  "  嗯,我们去哪里?"他渐渐适应.
  "瑞士."
  "哦,那里漂亮么?"
  "还可以,我先睡会."她带上眼罩开始睡觉.
  他看着窗户外面的云,激动的摇醒旁边的她.
  "怎么了?"她摘下眼罩看着他.
  "晴晴,你给我打开窗户,我好想吃这个棉花糖."
  "去你妹的,这不是棉花糖,这是云."
  "云?"
  "哎呀,跟你解释不清楚,反正不是糖."
  她也不再说话,继续睡觉,而他又陷入沉思.
  10 [ 这里是不是很好?不然你就呆在这里吧. ]
  "晴晴,她们说的什么啊?"
  "晴晴,她们怎么不和我们长得一个样子呢?"
  "晴晴,你带我来的哪里啊?"
  他就像十万个为什么.
  不知道的,不懂得,全问她.
  其实也对,不问她问谁呢.
  "她们讲得德语,因为她们是不是中国人,我带你来的是瑞士."
  她咬着牙齿,恨恨的说着.
  "德语是什么?"
  "还有还有,中国是什么?"
  她越解释他越糊涂.
  "德语是一种语言,中国是你没来这里之前住的地方."
  她几乎用吼的.
  她本以为带他出来旅游是一个正确的选择,现在她追悔莫及.
  "语言?"他又开始沉思,脑子里乱乱的,什么东西都有.
  "裴萧夕,我看呐,我们回国以后呢,我要送你去读小学,你连基本常识都不懂."
  "小学是什么?"
  "啊啊啊啊啊啊,小学是一种学校."她扶额,无奈的解释着.
  "
  哦,不懂."她解释了半天,他依旧不懂.
  "你丫要笨死啊."
  "我丫?"他现在越来越听不懂她的语言了.
  这让她开始怀疑,古代难道都不骂人么?
  不再理会他,继续看着路边的表演.
  "晴晴,我饿了."他睁着眼睛,无辜的看着她.
  "你想吃什么?"
  "饭."
  "我的天呐,我的地呐,我知道你想吃饭."离抓狂的边缘只有一步之遥.
  "从你家里整天吃外卖,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他委屈的说着.
  她拉起他的手臂,道:"算了算了,我带你去吃."
  "乖,这就对了."他摸摸她的头发,满意的点点头.
  "对你妹."
  两人吵啊,闹啊,一路上说说笑笑,周围都是美女们羡慕的目光.
  11 [ 孔子曰:非礼勿视 ]
  带他来到一家西餐厅.
  她知道他从来没来过,也试着找过中餐厅,就是没有.
  "这里好黑."他紧张抓着她的胳膊.
  "这里的灯光就这样."
  随便找了一个位置,点了餐,他很兴奋,到处看看.
  "晴晴,这里的人都这样啊."他皱着眉头.
  "怎么了?"
  "没事,没事,你不能看."他摇摇头,急忙说着.
  "你说的是你后面那对情侣么?"
  "你看到了?你怎么不惊讶?"
  "这有什么,这个国家很开放的."她无所谓的摇摇头.
  ( ps:其实后面那对情侣只不过是在KISS )
  "非礼勿视啊,非礼勿视啊,晴晴你别看昂."
  "毛线啊,还非礼勿视,那是旧时  代的想法了."
  "我就是不懂,她们家长没有教过他们么?真没有家教."他嫌弃的说着.
  "你的思想还停留在唐朝."
  "如果那个男人是我,我就不会说没有家教了,哈哈."
  他开始自行想象着.
  "我去,你脑子里想什么呢?
  点的餐一会就上了.
  他看着面前的牛排有点无奈.
  "这是什么餐厅,怎么还有刀子啊,要自杀啊."
  他大声喊了起来,本来安静的餐厅开始骚动.
  她起身说了声抱歉,又压低声音开始跟他解释.
  "你吵什么啊,不会就问我,干嘛吵啊,幸好没人听懂,不然以为你是神经病."
  "不是啊,这里怎么还有刀啊?难道要刺杀本王?"
  他的思想又回到了古代.
  "尼玛,这是西餐."
  "西餐是什么?"
  "你面前就是."
  "我面前是什么?"
  "西餐."
  "西餐是什么?"
  "你面前的东西."
  "我去你大爷的,你笨啊,不要吵了,左叉右刀,吃!"
  她不耐烦的说着.
  "左叉右刀?"他又开始迷茫,左边是哪边了?我怎么晕了.
  12 [ 裴萧夕说:亲爱的小炫舞,本王来了~ ]
  由于他所谓的 非礼勿视 .
  被逼只能呆在酒店.
  两人整天大眼瞪小眼.就是不能出去.
  "萧,我们出去玩嘛."她可怜兮兮的施行今天第148次攻击.
  "不行,非礼勿视."
  "你能不能换句回答?"
  "坚决不出去玩."  
  "再换句."
  "不可能出去玩."
  "再换句."
  "你就呆在这个房间吧."
  她知道自己又失败了.
  [ 念而不忘 つ ]:从前有座山,山里有个庙,庙里有个老和尚在给小和尚讲故事,讲得什么呢?
  [ 念念不忘 つ ]:从前有座山,山里有个庙,庙里有个老和尚在给小和尚讲故事,讲得什么呢?
  [ 朝思暮想 つ ]:从前有座山,山里有个庙,庙里有个老和尚在给小和尚讲故事,讲得什么呢?
  [ 她梦他城 つ ]:从前有座山,山里有个庙,庙里有个老和尚在给小和尚讲故事,讲得什么呢?
  [ 阿啊阿啊 つ ]:你们讲了一下午了.
  [ 念而不忘 つ ]: oh no 老娘我要憋疯了,我他吗真是艾斯比,带他出来干嘛啊.
  [ 念念不忘 つ ]:活该,谁让你抽风呢.
  [ 阿啊阿啊 つ ]:节哀.
  [ 她梦他城 つ ]:顺变.
  [ 念而不忘 つ ]:老娘忍不住了,我先撤了.
  "啊,那个萧,我饿了,我去买点东西."她随便编了一个借口准备出去.
  "有种东西叫外卖."
  "那个……啊,这里没有外卖啊."
  "好吧,你去吧."
  她飞速跑出房间,一边走还嘟囔着:"古代人就是笨."
  裴萧夕看她出去了,阴险一笑,其实他知道她就是想出去,也将计就计.
  他拿过本本,看着她的炫舞还挂着.
  花里胡哨的东西他也看不懂.
  随便点着,他看到商城两个字.
  看着这些衣服,唏嘘道:"这些衣服真露."
  他也不知道买了多少衣服.
  眼见天越来越黑,他也把本本放回远处,继续看电视,可惜听不懂说的什么.
  13 [ 我命令你,现在,马上,立刻,给老娘重新建一个 ]  她回到酒店,发现他并没有什么异样.
  "来,我买的吃的."她把一大袋零食扔给他.
  "嗯,不错."
  "是吧,看我多好."
  她回到床上,拿过本本,继续玩.
  发现邮件再闪动,她以为是什么解除关系的邮件也没在乎.
  恭喜您,您的舞团 梦梦梦梦 つ 已解散.
  "恭喜你妹啊,都解散了!!!"这如晴天霹雳一般.
  她看了一下私聊,消息成灾.
  [ 念念不忘 つ ]对你说:晴晴,为什么解散舞团啊?
  [ 阿啊阿啊 つ ]对你说:团长,发生什么事情了?
  邮件也不少于10封,大部分都是以前的团员发的.
  喇叭也在讨论为什么一团会解散.
  [ 念念不忘 つ ]大喇叭:以前的团员还有全区朋友们,舞团不是我解散的,我会给大家一个解释的,抱歉,继续娱乐吧.
  [ 念念不忘 つ ]大喇叭:以前的团员还有全区朋友们,舞团不是我解散的,我会给大家一个解释的,抱歉,继续娱乐吧.
  [ 念念不忘 つ ]大喇叭:以前的团员还有全区朋友们,舞团不是我解散的,我会给大家一个解释的,抱歉,继续娱乐吧.
  她已经猜了个八九不离十.
  "裴萧夕,你给我解释一下."她怒吼着.
  "晴晴怎么了?"
  "我的舞团怎么解散了?是不是你弄得?"
  "什么舞团啊."他一脸迷茫.
  其实他根本不知道,只不过随便一点就解散了.
  "你刚刚是不是玩我炫舞了?"
  "对啊."
  "这个没事,但你为什么把我的舞团解散啊."她急的开始在床上跳.
  "我不知道啊, 我随便点了点."
  "我不管,你现在马上给我建一个,还我以前的舞团."
  "  我不会嘛."他可怜的看着她,眼睛眨着.
  "裴萧夕,我真的好想拍死你."她拿起枕头就想跟他开战.
  他也不甘示弱,两人拿着枕头开始打架.
  说是打架,其实就是在玩.
  "你还我舞团."
  "不要."
  "你还给我."
  "不要不要."
  14 [ 资源是用钱买的,钱是我家老不死挣得 ]
  [ 念而不忘 つ ]:我现在马上让裴萧夕给我建团,你们等着.
  [ 念念不忘 つ ]:别告诉我舞团是他解散的.
  [ 念而不忘 つ ]:我不会告诉你就是他解散的.
  [ 朝思暮想 つ ]:团长,以前的团员差不多都找回来了.
  [ 念而不忘 つ ]:嗯,不错,我现在建团,一天之内必须回到以前的一团.
查看更多好看的炫舞小说请添家口口:215907516为好友
  [ 刻骨铭心 つ ]:是.
  他根据她的指导,建成了舞团.
  "目前舞团还是一级,所以我们要买资源."
  "资源是什么?"
  "唉,以后跟你解释."
  她打开钱包,发现里面的QB全没了.
  "裴萧夕,我的QB呢?"她眼睛睁得大大的,看着他.
  "这个我真的没动."他举起手,做了个发誓的动作.
  "那你有没有买东西?"
  "买了,买了几件衣服."他如实交代这.
  打开背包,发现买的全是一天的,套装有4页变成了17页.
  其他的东西也如此.
  而且这孩子还特牛×,GB的衣服一件都没买,买的全是一些丑到家,不然就是贵到家的衣服.
  什么比基尼,什么光效衣服.
  他抢过电脑,换上一套光效衣服.( 我也忘记叫什么了,就是一件非常非常露的,青色的,很深. )
  "你丫怎么这么色." 
  "这样好看."
  更可怕的不是这个,而是他买了一天的翅膀,还买了印飞行徽章.
  "我不活了,早知道我不挂着炫舞了."她懊恼的说着.
  用网银买了资源,舞团一些有钱人也买了许多.
  忙了一个通宵,舞团才算恢复.
  [ 念念不忘 つ ]大喇叭:之前舞团是被朋友不小心解散的,现在一团恢复.
  [ 念念不忘 つ ]大喇叭:之前舞团是被朋友不小心解散的,现在一团恢复.
  [ 念念不忘 つ ]大喇叭:之前舞团是被朋友不小心解散的,现在一团恢复.
  一团恢复之后,喇叭区也恢复平时的样子.
  "唉,累死我了."她躺在沙发上.歇着.
  "别累死了,我们出去玩."他也释怀了以前的非礼勿视.
  "你丫昨天让你出去你不出去,现在又要出去?"
  "对啊."
  "我都要累散架了,你倒好,睡了一晚上."
  他爬到她耳边,偷偷说道:"其实我是故意的."
  15 [ 好好混,混好了老娘就嫁给你 ]
  因舞团事件,他也被逼开始玩起炫舞.
  两人早在前天就回国.
  说是去旅游,其实就第一天出去了,其他时间都在酒店.
  [ 本王被逼 つ ]: - - 你们猜猜我是谁?
  [ 念而不忘 つ ]:裴萧夕,我发现你越来越二了.
  [ 念念不忘 つ ]:同上.
  [ 阿啊阿啊 つ ]:阿门,期望这不是团长老公,不是团长老公....
  [ 本王被逼 つ ]:老公是什么?
  [ 阿啊阿啊 つ ]:你是外星人?
  [ 本王被逼 つ ]:外星人是什么?
  [ 念而不忘 つ ]:咳咳,一种生物.
  [ 本王被逼 つ ]:能吃么?
  [ 念而不忘 つ ]:你吃吃试试吧.
  [ 念念不忘 つ ]:无视他就好,他犯神  经了.
  "裴萧夕,我告诉你哦,我们这里所说的老公就是你们那里的相公啦,还有外星人是一种别的星球的生物.这个外星人你可能还不懂,以后再解释."
  她不给他回答的时间,一串话说完他有点承受不了.
  [ 本王被逼 つ ]:我整天跟晴晴在一起都疯了.
  [ 阿啊阿啊 つ ]:/可怜 你们同居了?
  [ 念而不忘 つ ]:裴萧夕,不准问同居什么意思.
  [ 本王被逼 つ ]:这个我知道什么意思.
  [ 念念不忘 つ ]:晴晴,你太低估他的智商了.
  [ 念而不忘 つ ]:小阿啊,不要乱想哦.
  [ 阿啊阿啊 つ ]:好吧.
  [ 本王被逼 つ ]:我需要解释一下,我跟颜初晴没有关系,真的没有关系.
  [ 阿啊阿啊 つ ]:这是一下午我最喜欢的一句话.
  lv2紫钻贵族[胸大无脑]进入房间.
  [胸大无脑]:抱歉,进错房间了.
  [ 本王被逼 つ ]:嘿,别走.
  [胸大无脑]:对不起,对不起,我真的是进错房间了.
  [ 本王被逼 つ ]:你害怕什么,我们又不会吃了你.
  [胸大无脑]:哦,有事情么?
  [ 本王被逼 つ ]:没有呢,本王喜欢你.
  [ 念而不忘 つ ]:裴萧夕,你这个色(和谐)娃.
  [胸大无脑]:你开玩笑吧.
  [ 本王被逼 つ ]:没有啊,本王喜欢这种乖巧听话的女孩.
  [胸大无脑]:/冷汗 你是在夸奖我?
  [ 本王被逼 つ ]:可以这么说.
  [ 阿啊阿啊 つ ]:哦耶斯,终于没有人跟我抢团长了.
  [ 念念不忘 つ ]:小阿啊,你跟裴萧夕一样色.
  [ 阿啊阿啊 つ ]:彼此彼此啊.
  [ 本王被逼 つ ]:晴晴,宛儿,还有这位帅哥,我们出去培养感情了.
  [ 念念不忘 つ ]:去吧,去吧.
  [ 阿啊阿啊 つ ]:不送.
  "裴萧夕!  !!"她恼怒的喊着他.
  "怎么了?"他一脸微笑.
  "你丫犯神经啊,泡你妹的妞啊."
  "我****的,你是找抽么?"
  一连串的谩骂词语从她嘴里说出来.
  "我怎么了?"他似懂非懂的问着.
  "算了,没话跟你说,我出去了."
  她也没说什么就离开了房间.
  莫名的生气让她自己都有点疑惑.
  16 [ 我不知道你是无意的还是真的在乎. ]
  回到家时已经很晚了.
  他早已经睡觉.
  偌大的别墅,淡淡的哀伤弥漫在空气中.
  弱弱的灯光照在墙上,给别墅蒙上一层纱.
  "你睡了?"她推开他的房门轻声问道.
  "没有."他打开床边的台灯.
  "哦."她呆呆的站在门口.
  "沉默是金么?进来坐吧."
  她坐到沙发上,两人似乎一下午之间就有了一层隔阂.
  "你今天下午去哪里了?"
  "没有,出去转了转."她心情淡然了许多.
  "哦,你吃晚餐没有?"
  "吃了,你呢?"
  "嗯,我叫的外卖."
  "你早点睡吧,我回房间了."
  她匆匆跑出来.
  回到自己的房间,走进浴室,看着他第一次来穿的那个睡裙挂着.
  躺在浴盆里,自己嘟囔着:"我应该是被他传染的犯神经了."
  浴盆里的水换了又换,她始终感觉不到那种舒畅的感觉.
  反而晕晕的.
  拖着疲惫的身躯走出浴室,本想玩会游戏,则发现本本没有在房间.
  "咚咚咚……"
  她敲着他的房门. "睡了么?"
  他打开房门,道:"怎么了?"
  "那个,我本本在你房间么?"
  "嗯,在呢."他拿出本本递给她.
  "哦,谢谢,你早点睡,我回房了."
  "晴晴,你别这么客气嘛,我不习惯."他终于把忍了一晚上的话说了出来.
  "昂,没有."她笑着摇摇头就离开了.
  回答房间,打开本本,发现桌面多了一个文件夹.
  她疑惑的点开,发现里面全是在瑞士时候的照片.
  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学会的,更不知道他哪里来的相机.
  有她发疯时候的照片,有瑞士街头表演的照片,还有她睡觉时,他偷偷拍的睡姿.
  每张照片下面都有一行字,记录着什么时间拍的,什么地点,发生的什么事情.
  她微微笑着,看着眼前的照片,能想象到他多么努力学会这些东西.
  17 [ 给自己一个依靠,给自己一个哭诉的地方 ]
  [ 念念不忘 つ ]大喇叭:/坏笑 我家大美妞晴晴聘夫昂,帅哥小跑. 念而不忘 つ
  [ 念念不忘 つ ]大喇叭:/坏笑 我家大美妞晴晴聘夫昂,帅哥小跑. 念而不忘 つ
  [ 念念不忘 つ ]大喇叭:/坏笑 我家大美妞晴晴聘夫昂,帅哥小跑. 念而不忘 つ
  [ 阿啊阿啊 つ ]大喇叭:嘿,宛儿,有现成的,干嘛去聘呐.
  [ 她梦他城 つ ]大喇叭:/偷笑 小阿啊一直打团长的主意,哈哈.
  [ 念而不忘 つ ]大喇叭:小阿啊,老娘早就知道你暗恋我. /害羞
  [ 你不爱我 つ ]大喇叭:猜猜我是谁呀?
  [ 阿啊阿啊 つ ]大喇叭:裴萧夕!!!别告诉我你又来跟我抢团长.
  [ 你不爱我 つ ]大喇叭:不抢不抢,我就是带着媳妇er出来转转,我对晴晴那个泼妇不感兴趣.
  [ 念而不忘 つ ]大喇叭:裴萧夕,我去你妹的,我去你大爷的.
  [ 你不爱我 つ ]大喇叭:晴晴,拉我媳妇er进 团吧.
  [ 念而不忘 つ ]大喇叭:来我房间说.
  lv1紫钻贵族[ 你不爱我 つ ]进入房间.
  lv2紫钻贵族[胸大无脑]进入房间.
  [ 阿啊阿啊 つ ]:/哈欠 幸好萧夕有媳妇er了.
  [ 念念不忘 つ ]:啧啧啧...这不是那天进错房间的那个妞嘛.
  [ 你不爱我 つ ]:对啊,晴晴,拉她进团吧.
  [胸大无脑]:你们好,可以叫我雅瞳.
  [ 阿啊阿啊 つ ]:/坏笑 雅瞳好啊,我是帅气哥哥小阿啊.
  [ 你不爱我 つ ]:小阿啊,别调戏我媳妇er.
  [ 阿啊阿啊 つ ]:/右哼哼 送给我,我都不要.
  [胸大无脑]进入舞团.
  [ 念而不忘 つ ]:改名字.
  [胸大无脑]:好的,亲爱的,我去改名字.
  [ 你不爱我 つ ]:去吧.
  [ 阿啊阿啊 つ ]:团长怎么都不说话啊?
  [ 念而不忘 つ ]:小阿啊,我们去结婚吧.
  [ 阿啊阿啊 つ ]:好,你喜欢就好.
  [ 念念不忘 つ ]:哦啦啦,我要当伴娘.
  [ 念而不忘 つ ]:嗯,再找一个伴娘去.
  [ 你不爱我 つ ]:等会雅瞳就来了.
  [ 念而不忘 つ ]:不用她.
  [ 你不爱我 つ ]:为什么?
  [ 念而不忘 つ ]:我们不熟.
  [ 念念不忘 つ ]:晴晴怎么了?从昨天就开始这样.
  [ 你不爱我 つ ]:不知道,昨天还骂了我一通.
  lv2紫钻贵族[ 我不爱你 つ ]进入房间.
  [ 念而不忘 つ ]大喇叭:我结婚,找一对情侣,有情侣装的过来.
  [ 念而不忘 つ ]大喇叭:我结婚,找一对情侣,有情侣装的过来.
  [ 念而不忘 つ ]大喇叭:我结婚,找一对情侣,有情侣装的过来.
  lv4紫钻贵族[处处吻&]进入房间.
  lv5紫钻贵族[拍错拖&]进入房间.  
  [ 念而不忘 つ ]:嗯,就你们两个了.
  [处处吻&]:好.
  [ 念而不忘 つ ]:宛儿你跟萧买一件情侣装.
  [ 我不爱你 つ ]:我呢?
  [ 念而不忘 つ ]:抱歉,我们不熟.
  [ 念而不忘 つ ]:小阿啊,你去建房,衣服什么的就随便吧.
  [ 阿啊阿啊 つ ]:收到.
  半个小时,一切准备就绪.
  [ 阿啊阿啊 つ ]:团长,你真的不后悔昂?
  [ 念而不忘 つ ]:我后悔什么嘛,我们可以培养感情嘛.
  小阿啊点了开始.
  看着屏幕上的两个人,心里没有一点喜悦.
  平常的心态,站在神父面前,手也不想动.
  十几秒的时间,我一个字都没有打.
  小阿啊却发到:我知道你不喜欢,只要我喜欢就好
  嗯,小阿啊懂她.
  18 [ 比哭还难看的表情被我称之为微笑. ]
  两人每天呆在各自的房间.
  在一起的时间少之又少.
  每天总有一个人叫外卖,两人各自拿起自己的再各自回房间.
  或许只有在游戏里,两人才有点交流.
  她挂着炫舞在吃饭,听到紫钻进入房间的声音.
  lv2紫钻贵族[ 我不爱你 つ ]进入房间.
  [ 念而不忘 つ ]:有事情么?
  [ 我不爱你 つ ]:你很讨厌我么?
  [ 念而不忘 つ ]:没有.
  [ 我不爱你 つ ]:我知道你讨厌我,我看得出来,我还没笨到看不出来的程度.
  [ 念而不忘 つ ]:呵呵.
  [ 我不爱你 つ ]:你知道么?我更讨厌你,我讨厌你装13的样子.
  [ 念而不忘 つ ]:请滚.
  [ 我不爱你 つ ]:我滚呶,可以,但有一天我会让你跪下道歉.
  云雅瞳退出房间.
  她看着聊天窗口留下的那几句话她才知道.
  云雅瞳并不如裴萧夕说的那般乖巧听话.
  她实在忍不住不告诉裴萧夕.  
  刚打开房门就看到他从房间出来.
  "要出去么?"她咽下那些话问道.
  "嗯,约会去."
  "哦,你自己开车可以么?不然让司机送你去吧."
  "不用,我自己走着去就好."
  "嗯,那个钱够么?"
  "够的,我最近一直在酒吧打工呢,我自己有钱的."
  "好."看炫舞小说+作者:1324497455
  看着他消失在走廊的背影,她忍住了那些话.
  她不想变成他们之间的第三者.
  回到房间看到游戏里的房间人都满了.
  差不多全都是团员.
  [ 念而不忘 つ ]:怎么都来了?有什么事情么?
  [ 她梦他城 つ ]:团长.
  [ 朝思暮想 つ ]:团长.
  [ 刻骨铭心 つ ]:团长.
  ……
  [ 阿啊阿啊 つ ]:/擦汗 媳妇er,这都是来要喜糖的.
  [ 念而不忘 つ ]:我以为出什么事情了呢.
  [ 朝思暮想 つ ]:团长,你不会喜糖你好意思嘛.
  [ 刻骨铭心 つ ]:就是啊.
  全团人跟着一起起哄.
  也有些不知名的外围人员来跟团长混个脸熟.
  [ 念而不忘 つ ]:你们找我没用啊,找小阿啊,我没糖,没钱.
  [ 她梦他城 つ ]:小阿啊,你不是说你没有嘛,还敢骗我们,哦草,一起群殴他.
  [ 阿啊阿啊 つ ]:不要啊,不要啊.
  看着团员们笑成一团,她也很高兴.
  其实她知道,一大家人能凑在一起这么多不容易了.
  那些用尽浑身解数进一团也就是为了买几个高产喇叭花,在一团没人敢欺负,被别人刷了还有团长顶着.
  她都懂,弄了这么多团她也知道了.
  不一会人都散了,房间瞬间又剩下她一个人.
  19 [ 你们要比我幸福哦 ]
  已经是晚上十点,他还没有回来. 她担心的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等着.
  她不知道自己的心什么时候放下了他.
  更不知道自己是多么在乎他.
  唯一知道的就是他不爱自己.
  更不知道自己是多么在乎他.
  唯一知道的就是他不爱自己.
  缩在沙发上,抱着抱枕.
  客厅微弱的灯光让她有一丝安全感.
  闭着眼睛,抛开一切杂念,准备睡一会.
  她也睡着了,他也回来了.
  看到沙发上睡得正熟的她心里的某一处暖暖的.
  "傻瓜,干嘛睡这里啊."他柔柔的说着.
  把她抱起来,她似乎察觉到什么,动了动嘴角又睡去了.
  轻声打开卧室门,把她放在床上,给他盖好被子,看着她还是睡着.
  他悄悄走了出去.
  听着房门关好的声音,她睁开双眼,看着他曾经停留的地方.
  "你们要比我幸福,至少为了我."
  其实在她打开卧室门的时候她就醒了,只不过没有睁开眼睛.
  打开本本,登上游戏.
  喇叭栏正在沸腾.
  [打酱油]小喇叭:二团跟四团每年都要闹一出.
  [路人甲]小喇叭:是啊是啊,一团每年都是夹在中间不知道帮谁,今年应该也如此吧.
  她苦笑了一下,二团跟四团又开始了.
  因为当初她刚占这个区第一大团时.
  四团本是第二大团,但因她们团里有个人惹恼了她.
  她就自己出钱买资源让当初的三团变成了二团.
  四团也因一些原因从二团变成了四团.
  ( 有点乱,简单来说就是 本来的二团变成四团,本来的三团变成二团 )
  四团斗不过一团只能跟二团斗.
  她也知道年少轻狂时做的那些事不太好.
  只能夹在中间,两边为难.
  反正每年的结局就是砸上几千喇叭,大小喇叭都有,再比一场技术.
  这已经变成了这个区的风俗,每年也有不少别的区的来欣赏喇叭战跟技术战.
  20 [ 喇叭战么?技术战么?老娘他吗灭死你们 ]
  [浮浅//.]大喇叭: 海岸线 - sea/laven 四团,你们每年都  来,不累么?
  [为什么 - ]大喇叭:____独守空城念旧人//.你们不累我们就不累.
  [浮浅//.]大喇叭: 海岸线 - sea/laven 我们挂着下箭头聊天?
  [为什么 - ]大喇叭:____独守空城念旧人//. 好啊,我们也吵了好几年了.
  四团跟二团的团长如往年一样刷着喇叭,只不过这次到乐在其中.
  [ 念而不忘 つ ]大喇叭:我说,你们两个团有完没完?把自己当小丑耍么?没到今天每个区的人都会来,都是来看你们笑话的.
  [ 念念不忘 つ ]大喇叭:晴晴,你管他们干嘛啊.
  [浮浅//.]大喇叭:晴晴,这件事情不用你管.
  [为什么 - ]大喇叭:哟,您老不是每年都看戏嘛.
  [ 念而不忘 つ ]大喇叭:我就问你们,能不能停下来?
  [打酱油]小喇叭:火速围观,一团团长终于出来了.
  [浮浅//.]大喇叭:她停我就停.
  [为什么 - ]大喇叭:不可能停.
  [ 念而不忘 つ ]大喇叭:海岸线 - sea/laven____独守空城念旧人//.你们不是喜欢刷喇叭么?我陪你们一起.
  [ 念而不忘 つ ]大喇叭:海岸线 - sea/laven____独守空城念旧人//.你们不是喜欢刷喇叭么?我陪你们一起.
  她这一举动把所有人都吓坏了.
  喇叭栏开始骚动,围观的喇叭也越来越多.
  [为什么 - ]大喇叭:好,我停.
  [浮浅//.]大喇叭:晴晴.
  [ 念而不忘 つ ]大喇叭:这样不是很好么?
  [ 你不爱我 つ ]大喇叭:/发呆 怎么个情况?我来凑热闹.
  [为什么 - ]大喇叭:嗯,反正我跟她就是势不两立.
  [浮浅//.]大喇叭:且.
  两人虽然都不松口,但都是刀子嘴豆腐心.
  [ 念而不忘 つ ]大喇叭:你们的事情完了,我的事情还没完.
  [为什么 - ]大喇叭:怎么?
  [ 念而不忘 つ ]大喇叭: 我不爱你 つ 我不  管你是谁的媳妇er,反正我就是讨厌你.
  [ 念念不忘 つ ]大喇叭:晴晴,你在干嘛?你疯了?
  [ 你不爱我 つ ]大喇叭:颜初晴,你什么意思?
  [ 念而不忘 つ ]大喇叭:呵呵,裴萧夕,你要为一个女人跟我做对么?
  [ 你不爱我 つ ]大喇叭:她是我喜欢的人,我喜欢的人,你懂么?
  [ 念而不忘 つ ]大喇叭:你喜欢她但我不喜欢她,你懂么?
  [ 你不爱我 つ ]大喇叭:颜初晴,你怎么可以这样.
  [ 念而不忘 つ ]大喇叭: 我不爱你 つ 我怎么样了?我就是讨厌她.
  [ 我不爱你 つ ]大喇叭:亲爱的,没事的,我知道团长讨厌我,对不起团长.
  [ 你不爱我 つ ]大喇叭:颜初晴,你看看,雅瞳不生你的气,她很宽容,你不及她的一般.
  [ 念而不忘 つ ]大喇叭:呵呵,云雅瞳,我看你装到什么时候.
  [ 我不爱你 つ ]大喇叭:团长,真的对不起,你骂我吧,不要跟萧夕生气.
  [ 你不爱我 つ ]大喇叭:亲爱的,不必跟她道歉.
  [ 念而不忘 つ ]大喇叭:呵呵,李成,云雅瞳,你们要幸福.
  她说完就下线了,但她的这句话让裴萧夕想起,他是古代来的……
  21 [ 如果离开,请你永远离开,离开我的视线 ]
  他收拾着房间里属于自己的东西.
  衣服没有拿,本本没有拿,只是拿了几样自己买的东西.
  "咚咚咚……"他敲开她的门.
  眼前的他拿着一个包,站在门前.
  "怎么了?"她疑惑的看了他一眼.
  "我离开了,不会再住在你家了,至于我身上的衣服,我没办法还给你,你给我的东西都在房间,抱歉,这些日子打扰你了."说完,他弯下腰鞠了个躬.
  "你什么意思?"
  "我知道要离开了,不好意思再打扰你了."
  "你自己怎么过?你没有文凭,没有能力,你怎么生活?"
  "  这个不劳你费心了."他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走廊的尽头,他转身下了楼,她不甘心的追在后面.
  站在楼梯上,看着他已经到了门口.
  "裴萧夕,你确定要走?"她再试着做最后的挣扎.
  "是的."
  "那你永远也别回来,永远都别回来,我不认识你,你继续当你的李成吧."
  她怒吼着,不看他渐远的身影,跑回了房间.
  沉静了一会,她缓过神,拍打着自己的脸颊道:"你在做什么?颜初晴,你刚刚在做什么?"
  她后悔不挽留,她后悔最后还是说出了那么强势的话.
  拿起手机,看着屏幕上显示的那个号码.
  那是她亲自给他选得号码,买的手机.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请稍候再拨……"
  她像是感觉到了什么,冲出了房间,跑到他的房间,看到手机摆在他的书桌上.
  房间并没有什么变化,只是比以往干净了许多.
  他的东西也少了许多.
  走到书桌旁,看到手机下面压着一封信.
  封面写着 晴晴.
  字是繁体的.
  晴晴,我想我离开你应该知道原因的,我想我不知道为什么会那么在乎雅瞳,或许是因为她跟我的王妃有几分相似吧,不要找我,等我想你了就会回来,乖乖在家呆着,以后自己记得叫外卖,其实还是少吃外卖,找个仆人给你做饭吧.记得想我.。
  裴萧夕查看更多好看的炫舞小说请添家口口:215907516为好友
  他为了迁就他,有写字专门用简体写的,是害怕她看不懂.
  虽然写的不好看,但她已经很满意了.
  泪也因此在眼眶里打转.
  她小心翼翼收起信件,生怕会弄脏
  22 [ 家里安静了,没有喧闹了 ]
  "你妹的,好安静."她不悦的嘟囔了一声.
  把音响开到最大,音乐响彻整个别墅.
  她用音乐填满所谓的安静.
  其实平时别墅也是这么安静.
  所以,  并不是别墅安静了,而是她心里安静了.
  不能接受他离开的事实.
  [ 念而不忘 つ ]:哦草,我看老娘要变成被虐狂了.去他(和谐)吗(和谐)的
  [ 阿啊阿啊 つ ]:我的大小姐,又怎么了?
  [ 念念不忘 つ ]:我看晴晴这几天是抽风了.
  [ 念而不忘 つ ]:奶奶的,都别理我,让我自己抽风.
  [ 念而不忘 つ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阿啊阿啊 つ ]:宛儿,她这是怎么了?
  [ 念念不忘 つ ]:裴萧夕离开她家了,她发疯了.
  [ 念而不忘 つ ]:林宛儿,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 念念不忘 つ ]:呃,我闭嘴.
  [ 阿啊阿啊 つ ]:晴晴,你喜欢他哦?
  [ 念而不忘 つ ]:哦草,我才不喜欢他,我去他奶奶的,去他妹的,去他大爷的.
  [ 阿啊阿啊 つ ]:你骗得了你自己,你骗不了我.
  她现在不会微笑,不回那种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这些东西离她越来越遥远.
  不再去看电脑,走出房间.
  走出别墅,这是半个月来她第一次出门.
  凌乱的长发散在肩头,灰黑色的休闲装.
  走在繁华的街道引来一阵阵注目.
  旁边的咖啡厅透过窗户隐约可以看见他跟一个女人.
  暧昧的笑容,这一刻她才知道他对她只有感激.
  而这种笑容她从未见到过.
  掺杂着溺爱,不舍,怜惜.
  "我让自己这么卑微."她摸着自己的脸颊苦笑着.
  "晴晴."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看见了她.
  "哦?"她转过身看到两人站在她身后.
  "你们啊."她逞强的笑了笑.
  "嗯,你怎么自己傻站在这里?"
  "我自己出来转转."
  "你旁边这位是谁昂?"她好奇地问着.  "这就是雅瞳."
  "晴姐姐好,我是雅瞳."云雅瞳一副小媳妇er模样笑着.
  "哦,你们忙,我走了."她急急忙忙的朝回家的方向走去.
  "亲爱的,下次我要吃冰激凌."
  她远远听到云雅瞳撒娇的声音.
  眼泪溢满眼眶
  24 [ 我借你一天,就一天,好么? ]
  "萧,我们今天行程安排的很满哦."她坏笑的对着正在看电视剧的他说着.
  "这么冷的天去哪啊?"
  "玩的昂."
  "走啦走啦."她把外套披在他身上就拉他的手臂.
  "唉,真拿你没办法,但是我下午要去约会."
  他一边穿着外套,一边嘟囔着.
  "今天下午不要去了嘛,你跟雅瞳说一下."她抓着他的手臂开始撒娇.
  "好吧,乖."
  他拿出手机发了条信息.
  "走吧走吧."
  两人走出别墅门,冷风吹在脸上,本来温存的一点温度都被吹散了.
  "好冷哦."她缩成一团说道.
  "对吧,那么冷你还要出来."
  他抱着她,尽量能让她暖和.
  "我哪知道嘛."
  两人没有计划没有想法一直走在街道上.
  天空渐渐飘起了雪花.
  "下雪了哎."她拿出藏在口袋里的手,小心翼翼接着雪花.
  "真漂亮,原来在二十一世纪下雪也别有一番风味."
  "是啊是啊,很美吧,好多年都没下雪了."
  两人站在街道旁欣赏着这场突如其来的雪.
  会有人羡慕这对"情侣"
  有女生会指责自己的男朋友不懂浪漫.
  各式各样的事情都在发生.
  "裴萧夕,你真喜欢云雅瞳么?"
  "是的."
  "就因为她像你的王妃?"
  "是的,不仅面容像,而且性格也很相似"
  "好吧."
  "等雪很厚很厚你要给我堆雪人."
  她挽着他的手臂轻声说着.
  "好."
  两人谈论着雪人穿什么衣服,戴不戴眼镜.
  "不行,我要让它戴美瞳."
  "不好,不好,还是戴镜框吧."
  "美瞳."
  "镜框."
  两人身影渐渐消失在雪白色中.
  25 [ 如果我说 我爱你,你会留下多好 ]
  [ 念而不忘 つ ]大喇叭:我爱你.
  [ 念而不忘 つ ]小喇叭:我爱你.
  [ 阿啊阿啊 つ ]大喇叭:爱我么?
  [ 念念不忘 つ ]大喇叭:绝对是爱我.
  [ 念而不忘 つ ]大喇叭:我爱你.
  [ 念而不忘 つ ]小喇叭:我爱你.
  见她并不回答,也就没人打断她的喇叭.
  [ 念而不忘 つ ]大喇叭:我爱你  [ 念而不忘 つ ]小喇叭:我爱你.
  ……
  喇叭持续了半个小时,忽然停住了.
  喇叭栏依旧是她的喇叭,没人去顶.
  她退出大厅,去到舞团经济公司.
  <您确定要解散舞团?>
  她闭上眼睛,点了确定.
  恭喜您,您的舞团 梦梦梦梦 つ 已解散.
  当她回到大厅,看见喇叭栏不再是她的喇叭,而全变成一团的喇叭.
  [ 念念不忘 つ ]大喇叭:晴晴,怎么又解散舞团.
  [ 阿啊阿啊 つ ]大喇叭:晴晴,这是怎么回事?
  ……
  [ 念而不忘 つ ]大喇叭:谢谢你们,谢谢陪伴我三年的你们.
  [ 念而不忘 つ ]大喇叭:今天我颜初晴退出炫舞.
  [ 念而不忘 つ ]大喇叭:或许等想念你们时会再回来的.
  [ 她梦他城 つ ]大喇叭:团长,不管怎样,我们会守着你,守着那已经消失的一团.
  [ 念而不忘 つ ]大喇叭:谢谢你们.
  她不在等待回答,退出了游戏,看着桌面图标,犹豫了一下,没有卸载.
  或许她解散舞团只是一时抽风,或许明天她又开始后悔.
  打开房间门,下楼,看到他正在抱着本本,坐在沙发上.
  "裴萧夕."她站在楼梯上,轻声叫着他.
  "嗯?"他侧头看着她.
  "我喜欢你."她淡淡的说着,没有一丝开玩笑的意思.
  "什么?"
  "我喜欢你,我爱你."
  "晴晴,你发烧了?"
  "没有,我不仅喜欢现在的裴萧夕,我也喜欢以前的李成,我就是喜欢你."
  他被她的告白吓住了,只是看着她,并不说话.
  "我知道你不喜欢我,我并不强求你喜欢我,我只是告诉你,把心里的爱说出来."
  "我并不知道你喜欢我."
  "  我知道你不知道,所以我才会表白."
  "我爱你,裴萧夕,永远都爱,即使你从不为看见过我的存在,即使你只把我当朋友,但我就是爱你."
  "我爱你,即使你从来都不爱我."
  26 [ 你可以不爱我,但请不要不相信我的心 ]
  他说她在抽风,他说她只是开玩笑.
  "晴晴,我只是把你当妹妹."
  "晴晴,别开玩笑了,我们是朋友."
  "晴晴,我爱的是雅瞳."
  "晴晴,去睡吧."
  他的每句话,每个字都刺痛她的心.
  "你真的不相信么?我爱你.这不是开玩笑."
  "你真的不知道么?每次看到你们恩恩爱爱,我的心就像被刀割一样."
  "你真的看不到么?我每天都在默默地爱着你."
  "你真的那么笨么?我的爱真的可以让你视而不见么?"
  她说着,眼泪不由自主的流了下来.
  "我们是朋友,不是么?"
  "呵呵,裴萧夕,我就知道你不爱我."
  "我在表白之前就该知道,这样做是错的."
  "请爱我一次,可以么?"
  "晴晴,我爱的是雅瞳."
  嗯,谁能承受自己喜欢的男人在自己面前说出喜欢别的女人呢?
  她也是女人.
  狼狈的坐在楼梯上,笑着流眼泪,视线虽然模糊,但仍然看着他.
  "我知道,你不爱我."
  "乖,去洗澡吧,以后还是朋友,我会当你没说过这些."
  他轻声劝说着.
  扯开一个苍白的微笑,走会了房间.
  走进浴室,打开淋浴,水直接冲在她的头发上.
  衣服也没有脱,傻傻的站在淋浴下.
  冰冷的 水洒在她的身上,衣服渐渐湿透.
  她已经感觉不到冷.
  脸上湿湿的,早已不知道是水还是泪.
  "你不爱我,我还爱你."
  她闭着眼睛,一遍一遍的说着.
  27 [ 看着你身边形形**的女人,我终于知道什么是心酸了 ]
  "要去哪?"她看见正要出门的他.
  "约了朋友."
  "哦,早点回来."
  "嗯,你叫外卖吧,我晚上回来吃饭."
  她看着他转身离开.
  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
  准备坐一桌丰盛的晚餐,虽然她知道自己不会做.
  但菜谱不是摆设嘛.
  换了一身舒适的衣服,拿着包包,准备去超市买点菜.
  她很少去超市,更很少买菜.
  看着各式各样的菜她有点眼花.
  "算了,我还是随便买点吧."
  拿起不知名的菜就往推车里扔.
  不一会就满满的一车了.
  一路上周围的人都瞧着她.
  也是,谁会买这么多菜啊.
  交完钱,但是看着这么多菜,她无奈打给家里的司机,让司机来拿.
  好不容易回到家,她又纠结了,没有菜谱.
  再次出门.
  街道上形形**的人,各自有着各自的故事.
  "晴晴."一个娇嗲的声音传入她的耳朵.
  "啊?"她回头望着.
  看见宛儿正挽着一个男人,朝这边走着.
  "宛儿,你找男朋友啦?"她坏笑着.
  "对啊,这是我男朋友."
  "嗯,你好."
  "晴晴,你要去干嘛?"
  "我呀,我去书店买书."
  "哦哦,那你去吧,我先走啦."
  刚到书店,就看  到在音乐分类那里站着他.
  准备走过去,但看到她身边陪着一个女人.
  "萧夕,我害怕我学不好钢琴哦."女人可怜兮兮的看着他.
  "没事,我相信你."
  两人甜蜜的对白让她有点心痛.
  不再去看他们,拿起一本菜谱就跑了出来.
  28 [ 不要对我太好,不然我会依赖你 ]
  按着菜谱,一步一步的做着.
  "艾玛,一道菜终于出来了."她伸伸胳膊,高兴地说着.
  四道菜,足足让她做了三个小时.
  把菜摆到餐桌上,坐等他回家.
  六点……七点……八点……
  终于在八点十分的时候,他回来了.
  "萧,你怎么这时候才回来?"她高兴的迎上去.
  "嗯."他只是点点头,应付着.
  "没吃饭吧,去餐厅吃饭吧."
  "不了,我吃过了,你吃吧."他匆匆说了一句就上楼了.
  只留下她自己傻傻的站在那里.
  走进餐厅,看着满桌子的菜.
  坐在椅子上,自己吃着.
  "呸,真难吃."她吐掉嘴里的菜说着.
  她委屈,她难过,想着想着眼泪就落了下来.
  自己安慰着自己.
  <因为他知道我做的不好吃,所以说吃过了.>
  <因为他约了朋友嘛.>
  ( 这是她自己安慰自己的话 )
  但她知道这些都是借口,可笑的借口.
  眼睛不断眨着,泪珠一颗一颗的落在她的手臂上.
  终于忍不住趴在餐桌上哭了起来.
  声音很小,很小,因为她害怕吵到他.
  "晴晴,晴晴."他站在客厅叫着她.
  她急忙擦擦眼泪,从餐厅跑出来.
  "怎么了?"
  "昂?你把舞团解散了?"  "是的,我打算不玩了."
  "哦,你眼睛怎么红红的?"
  "没事,我吃饭嘛,好辣,然后流泪了."
  "哦哦,那我上楼了."
  他不在乎的转身上楼了.
  嗯,这个借口真的好好笑.
  回到餐厅,把菜全都倒进垃圾桶.
  她做了一下午的菜,换来一句,我吃饱了,你吃吧.
  呵呵,她都为自己的行为感到可笑.
  回到房间,新建QQ,用新号登上炫舞.
  依旧是那个区,那个地方.
  只不过现在的她不是 念而不忘 ,而是 曲终人散 .
  去到舞团经纪公司.
  一团是一个不认识的团.
  打开简介,团长 狐媚子 mm/- .
  她努力从自己脑海里找着资料,最终还是没有找到.
  一团还在收人,她考虑了一下,点了申请.
  不一会就收到了邮件.
  海誓山盟亦会分开 mm/- 舞团管理拒绝您的请求.
  ( 似乎是这样,我很少加舞团 )
  她笑了笑,自言自语道:"对哦,我是新手,还是农民."
  没有再去理会,傻傻的看着屏幕,发呆.
  29 [ 只有在乎的人才会懂 ]
  随便开了一个娱乐房.
  穿着新手装,没有紫钻.
  lv5紫钻贵族[ 念念不忘 つ ]进入房间.
  lv6紫钻贵族[ 阿啊阿啊 つ ]进入房间.
  她看见他们有点激动,差一点就叫出名字,但是忍住了.
  [ 念念不忘 つ ]:开么?
  [ 曲终人散 こ ]:嗯.
  点了开始,但是她忘记选歌了,也忘记选模式.
  1星的反转地球.
  ( 你妹,我实在是想不到一星有哪些歌了 )
  [ 阿啊阿啊 つ ]:美女,你忘记选歌了 /冷汗
  她有点高兴,因为依旧能跟他们在一起.
  [ 曲终人散 こ ]:失误失误,忘记  了.
  [ 阿啊阿啊 つ ]:你好可爱昂.
  [ 曲终人散 こ ]:老娘哪里可爱了.
看炫舞小说+作者扣扣:1324497455
  她最讨厌别人说自己可爱了,一气之下说出了这句话.
  之后她就开始后悔.
  [ 阿啊阿啊 つ ]:跟我媳妇er有一拼.
  [ 念念不忘 つ ]:确实跟晴晴有点像,只是晴晴退出了.
  [ 曲终人散 こ ]:呵呵.
  她不知道怎么回答,只能傻笑.
  好不容易一局完了,选 8-9 的歌.
  再次开始,三人不在闲聊,开始争斗.
  一局下来,第二名,第一名是小阿啊,宛儿垫底.
  [ 阿啊阿啊 つ ]:啧啧啧...宛儿,你都不如一个新手.
  [ 念念不忘 つ ]:我能说,那个妞是新手么?技术那么好.
  [ 曲终人散 こ ]:我是转区来的.
  一局一局,累了就开始聊天.
  跟他们越聊越高兴,几乎忘记自己现在用的小号.
  [ 阿啊阿啊 つ ]:你是我媳妇er.
  小阿啊的一句话吓到她了.
  [ 曲终人散 こ ]:呃……啊……
  [ 念念不忘 つ ]:晴晴?
  [ 曲终人散 こ ]:算啦,告诉你们啦,我就是颜初晴,我就是你媳妇er,我就是你的晴晴.
  [ 阿啊阿啊 つ ]:/冷汗 我只是感觉说话比较像,所以试探一下,没想到真的是.
  [ 曲终人散 こ ]:上你当了.
  [ 念念不忘 つ ]:晴晴,你不是退出炫舞了么?
  [ 曲终人散 こ ]:我想你们了,所以来看看.
  有一句没一句的闲扯着.
  [ 曲终人散 こ ]:对了,现在一团团长是谁啊?
  [ 念念不忘 つ ]:你还不知道吧,一团团长就是那个云雅瞳,她一晚上就将团升到了一团.
  [ 曲终人散 こ ]:我他(和谐)妈走了就轮到她为所欲为了?
  [ 阿啊阿啊 つ ]:对啊,以前她惧怕你,现在你终于走了,她当然开始猴子称大王了.
  [ 曲终人散 こ ]:奶奶的,明 天老娘就他(和谐)妈灭了她.
  [ 念念不忘 つ ]:太好了,我们团终于可以回来了.
  [ 曲终人散 こ ]:只要有我在,一团只能是我们,不然就是空城的.
  ( 空城:二团,全名____独守空城念旧人//. )
  [ 阿啊阿啊 つ ]:传说中的肥水不流外人田么?
  [ 曲终人散 こ ]:/害羞 小阿啊真聪明.
  [ 阿啊阿啊 つ ]:当然啦./害羞
  30 [ 老娘就算退出,一团也他(和谐)妈只能是我们 ]
  由于全团的鼓励,她终于下定决心,准备灭了一团.
  [ 曲终人散 こ ]大喇叭:云雅瞳,你给老娘滚出来.
  [ 打酱油 ]小喇叭:什么情况?
  [ 狐媚子 mm/- ]大喇叭:哪里来的狗在这叫唤啊.
  [ 曲终人散 こ ]大喇叭:哟,这不是一团团长嘛.
  [ 狐媚子 mm/- ]大喇叭:你是哪个溅货啊?
  [ 曲终人散 こ ]大喇叭:你颜初晴娘.
  [ 狐媚子 mm/- ]大喇叭:你吓谁呢?那个表子早退出炫舞了.
  [ 曲终人散 こ ]大喇叭:啧啧啧...看来非要老娘上大号.
  她退出小号,登上大号.
  [ 念而不忘 つ ]大喇叭:艾玛,云雅瞳,出来出来.
  [ 狐媚子 mm/- ]大喇叭:你真的是?
  [ 念而不忘 つ ]大喇叭:不然呢?
  云雅瞳开始沉默了,不说话了.
  [ 念而不忘 つ ]大喇叭:海誓山盟亦会分开 mm/-老娘就算隐退了,一团也只能是我们的.
  [ 念而不忘 つ ]大喇叭:海誓山盟亦会分开 mm/-来来来,帮那个货的人出来接喇叭.
  [ 念而不忘 つ ]大喇叭:海誓山盟亦会分开 mm/-艾玛,云雅瞳,刚刚不是骂的挺爽么?
  [ 旧江南 gg/- ]大喇叭:晴晴,看我面子上别刷了.
  [ 念而不忘 つ ]大喇叭:呵呵,云雅瞳,你面子真大,请萧来治我?
  [ 狐媚子 mm/- ]大喇叭:刚刚顶撞你,抱歉了.  [ 念而不忘 つ ]大喇叭:呵呵,你再装淑女吗?
  [ 旧江南 gg/- ]大喇叭:晴晴,别说了.
  [ 阿啊阿啊 つ ]大喇叭:海誓山盟亦会分开 mm/-媳妇er不刷我来刷,云雅瞳滚出来.
  [ 念念不忘 つ ]大喇叭:海誓山盟亦会分开 mm/-不解释.
  [ 朝思暮想 つ ]大喇叭:海誓山盟亦会分开 mm/-团长,我们挺你.
  ……
  以前的团员一个个刷着喇叭.
  [ 旧江南 gg/- ]大喇叭:晴晴.
  [ 念而不忘 つ ]大喇叭:都给我停.
  [ 念念不忘 つ ]大喇叭:晴晴,你干嘛这么听裴萧夕的?他有这么值得你这样么?
  [ 念而不忘 つ ]大喇叭:别说了.
  [ 念而不忘 つ ]大喇叭:云雅瞳,你最好乖乖的给我解散团,还有别拿我的弱点跟我对抗,我有一天也会受够的.
  说完她下线了.
  她再次受伤了,她没想到他会帮云雅瞳.
  她没想到他会管这件事情.
  31 [ 或许我今天可以好好的笑一场 ]
  "晴晴,生日快乐."
  她还在睡梦中,就听到宛儿说话.
  "唔,我还没生日."迷迷糊糊回答一句继续睡.
  "白痴,今天不是你生日?"
  宛儿用手拍了她一下,让她有些清醒.
  在床上摸索着手机,拿起看了一下日期2013.03.19
  "还真的是哦."她抓抓头发扫视了一下房间.
  咦,不对,怎么这么多人.
  "啊啊啊啊啊啊!!!"她吓的把头蒙在被子里.
  "媳妇er."一个不怀好意的声音被她捕捉到.
  "小阿啊?"她露出眼睛看了一下.
  房间里四个人,三个她认识,另一个男人不认识.
  "媳妇er好可爱."男人微微笑着说道.
  "宛儿,给我解释一下  ,什么情况?"
  "事情是这样的,今天早上,小阿啊知道你今天生日,就来了A市,之后去到了我家,我们就打算来你家蹭午饭,你还在睡觉嘛,裴萧夕就来门咯,他又把他媳妇er接来了."
  "喔~"
  "懂了吧?"
  "不懂."
  在场的人都甩给她大白眼.
  "不对,我生日就生日嘛,你们干嘛在我房间啊."
  "噗,又绕回来了."宛儿无奈的说着.
  "你们都出去,我要换衣服."她把众人推了出去.
  "晴晴,你什么时候换睡衣了?"裴萧夕好奇地问着.
  但他不知道现在有六只眼睛在冒火.
  前两只是小阿啊,后两只是云雅瞳,最厉害的是颜初晴的两只.
  "尼玛,你干嘛观察这么仔细."她一掌拍在他的头上.
  由于个头问题,她只能跳着拍他.
  搞的在场人都无语了.
  "其实媳妇er这个睡衣挺可爱的."
  不错,她的睡衣上面是一个大大的哆啦A梦.
  "都出去啦,出去啦."
  把几人赶出房间,她快速跑到浴室,洗了个凉水澡,换了一身得体的衣服.
  淡淡的妆容,配上散散的长发.
  简直与刚才那个穿着哆啦A梦睡衣,头发凌乱的判若两人.
  刚下楼就引来一阵唏嘘.
  "这样还不错."这是云雅瞳进房间以来说的第一句话.
  "嗯."
  "唉,我还一直以为我媳妇er是个丑女呢."
  "你去死,老娘要是丑女这世界就没美女了."她恢复泼妇形象咒骂着.
  "什么都好,就是这个脾气."裴萧夕趁机开始埋怨她.
  "你们都不准说我的晴晴,晴晴永远都是最泼妇最艾斯比的  ."
  她本以为宛儿会给她挽回面子,没想到更伤她.
  无奈的她被四人调侃着.
  而她却喜欢,因为这样距离可以很近很近,至少没有隔阂.
  32 [ 情景再现,但感觉却不一样了 ]
  "小阿啊,我问你昂."
  "好."
  "姓名."
  "墨玄霖"
  "嗯,名字不错."
  "性别."
  "男"
  "原来你是男的啊?"
  "废话,你以为我跟你一样是人妖啊?"
  "我看你是不想活了."
  她放下手里的冰淇淋,笑着看着小阿啊.
  "媳妇er,我错了,我错了."
  小阿啊见她这么可怕急忙求饶.
  "知道错了就好."
  "继续,年龄."
  "18."
  两人戏剧性的一幕就像当初她刚认识他的时候.
  "小阿啊,我还要吃冰淇淋."她可怜的看着小阿啊.
  "知道啦,我去买,你小心肚子痛."
  小阿啊出门给她买冰淇淋.
  宛儿看电视,不理会她,裴萧夕则跟云雅瞳在讲笑话.
  就晾着她自己在那里发呆.
  看着云雅瞳在他怀里开心笑着有点羡慕.
  多想她变成云雅瞳.
  但有些幸福是羡慕不来的.
  "亲爱的,我妈说明天让我带你回家呢."云雅瞳吃着零食说道.
  "嗯."裴萧夕点着头回应道.
  她不知道两人已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其实她不知道的很多.
  云雅瞳的唇轻轻触碰到他的脸颊.
  她傻笑着用余光看着.  "亲爱的,我告诉你昂,明天是我们在一起三个月,我要去玩啦."
  云雅瞳在他耳边轻声说着.
  "好,听你的."
  他的温柔,淡淡的溺爱,一点不留的都给了云雅瞳.
  而她得到的只是微笑,调侃.
  他们距离越来越遥远,他们越来越没有默契.
  吃完午餐,几人被她逼到游乐园.
  "我要玩过山车."她拉着宛儿积极推荐着.
  "没意见."四人摇摇头同时说着.
  系好安全带,她紧张的抓着小阿啊的手.
  "白痴,既然这么害怕干嘛还非要坐?"小阿啊似乎感觉到她的紧张.
  "谁害怕了."
  嗯,这个车,动了.
  ( 此处一句话代替,太刺激了几乎用语言无法形容 )
  下来以后,云雅瞳脸色苍白,被裴萧夕扶着.
  "雅瞳,你没事吧."他温柔的问道.
  "没事没事."
  被他逼的走出了游乐园.
  "下一步去哪里?"宛儿一路上跟着很少说话.
  "我们还是回家吧,雅瞳脸色不好."他处处关心着雅瞳.
  而她却处处嫉妒着雅瞳.
  33 [ 我一次次告白,为什么?我一次次卑微自己,为什么? ]
  或许真的是因为自己生日这天受那么大刺激.
  她再次抽风了.
  "裴萧夕,你为什么不接受我."
  当家里人全离开就剩下他们两人时,她面无表情的问道.
  "接受什么?"
  "为什么不接受我的爱?"
  "晴晴,你太小,还不懂."
  "你大么?你不就比我大一岁么?"
  "晴晴,你太不懂事了."
  "呵呵,我不懂事?如果我 不懂事你早就是我的了."
  "晴晴,你非要我们连朋友都做不成么?"
  "我不喜欢你,你这样只会让我为难,我们是朋友,简简单单的朋友."
  "你丫以为老娘喜欢你,老娘离开你没办法活么?不同意算了."
她  转身上楼不再理他.
  打开炫舞,看到一个刺眼的大喇叭.
  [ 狐媚子 mm/- ]大喇叭:/害羞 聘夫,有意者追.
  她打开云雅瞳的名片追了过去.
  观战的人很多她理所当然被淹没了.
  看到她选中了一个身穿1800的鸡翅男人.
  当场就叫了亲爱的.
  观展人数渐渐少了,她也快速退了出来.
  她多想现在敲开他的门告诉他这一切.
  但他绝对不相信,忍下这个秘密.
  心里也感觉有底了,至少他们分手以后她还有机会.
  高兴的在床上跳着.
  像是要跳到天上一样.
  35 [ 没有谁对不起谁,只有谁不懂得珍惜谁 ]
  回到家发现他正在吃饭.
  "你这是吃的什么时候的饭呢?"她调笑着.
  "不知道,似乎是午饭,也似乎是晚饭."
  "对了,萧,你要订婚了?"
  "昂?这个啊,还没说准呢,或许会吧."
  他淡然的说着.
  "哦哦,那你吃吧,我上楼了."她想赶紧逃离这里,不想让他看到眼泪.
  回到房间,趴到床上大哭起来.
  只有在这里她才会无所顾忌.
  她没有听到门外的响动.
  他正站在门外,听着她的哭泣,低声道:"对不起,你要幸福."
  转身下楼,听到门铃声,打开别墅门,站在外面的是小阿啊.
  "媳妇er呢?"小阿啊眼光到处看着.
  "进来吧,晴晴在楼上."
  "哦哦,那我上去看看."
  小阿啊小跑上楼,轻声打开房门,很清晰的听到她在哭.
  心痛的抓着她的手.
  她感应到什么,马上抬起头,看见小阿啊有点惊讶.
  擦擦眼泪,道:"你怎么来了."
  "乖,不要哭了."  他轻轻一带,她就稳稳的被抱在怀里.
  "小阿啊."她终于找到了一个依靠,一个可以让他哭的地方.
  "摸摸头,想哭就哭吧,以后累了还有我."
  她靠着他,泪水顺着眼角留着.
  不受控制的流.
  "小阿啊,我是不是很傻?"她的声音有点沙哑.
  "如果是这样,我不也很傻么?"
  "为值得的人做什么事情都是值得的."
  他出声安慰着.
  "我爱他……你知道么?"
  "我知道,我什么都知道."
  她离开他的怀抱,擦擦眼泪,道:"好了,不抽疯了."
  "嗯,你高兴就好."
  "谢谢你,小阿啊."
  "以后伤心的时候,想哭的时候,记得给我打电话,我随时都会出现,不管你在哪里."
  "嗯,我知道了."
  她很想去爱小阿啊,但是她控制不了自己的心.
  36 [ 尽管你还不曾离开,我已对你朝思暮想 ]
  "我出去了.晴晴."
  "好."
  她看他也不在家,百般无聊的准备出去转转.
  拿着包包,出门也没有目的地,只是闲逛.
  看到一家新开的饰品店,她走了进去.
  买了几个可爱的小饰品.
  又经过书店,进去买了几本小说.
  抱着这些东西在街道上走.
  路中间飞驰来一辆白色的跑车,眼看就要撞倒一个男人.
  她潜意识跑过去把那个男人推开,自己却被石头绊倒,跌倒在地上.
  车也来不及停住.
  血腥的一幕出现了.
  她被撞飞三米,腿部全是血.
  人躺在血泊里,当场晕倒,被她推开的男人急忙拨打了急救车.
  男人其实就是裴萧夕.  
  当他跑过去看见是晴晴,脑子都要炸开了.
  急救车不一会就来了.
  他跟着车去到医院,看着她被推进手术室.
  每一处的血管都要被撑爆了.
  拿出手机,拨给宛儿跟小阿啊.
  她们听到消息没有惊讶,只是说马上赶到.
  手术进行了四个小时.
  门被推开,宛儿急忙跑过去.
  "谁是病人的家属?"医生语气很沉重.
  "我们是她的朋友,她家人不在本地."
  小阿啊着急的说着.
  "嗯,好吧,病人还没有脱离危险,腿部粉碎性骨折,脑部出现淤血,需要以后在观察手术,但前提是术后可能导致失明,病人现在已经进入重症监护室,晚点你们可以去看她."
  医生说完离开了.
  "裴萧夕,都怪你,如果晴晴失明怎么办?她才那么年轻啊."
  宛儿一边锤着他的胳膊,一遍落着泪.
  "好了,宛儿冷静点,医生说的是可能."小阿啊拉开她安慰道.
  其实现在他比谁都心痛.
  37 [ 能否在我生命的最后一刻说句爱我? ]
  他走进病房,看到躺在床上的她.
  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晴晴,你醒醒啊."他轻声唤着.
  既害怕吵醒她,又期望她醒来.
  一天……两天……三天……
  她昏迷了三天,在一个早上.
  她睁开双眼,看到的是他正趴在床上睡着,手里握着她的手.
  她微微一笑,满足的看了他一眼.
  "晴晴,你醒了?"宛儿推开门看到她正笑着.
  "嘘,别吵醒她."她声音有些沙哑的说着.
  "好,我去叫医生."
  不一会医生就赶到了,检查了一下,道:"半个月之后就可以做手术了."
  "什么手术?"她激动的问道.
  "  小手术,就是脑部有淤血,很简单的手术."宛儿解释着.
  "是的."医生也被逼附和着.
  "哦."
  他被说话声吵醒,看到她已经醒来.
  满眼都是惊讶.
  "晴晴."把她抱在怀里不停地唤着她的名字.
  "我在."她笑了笑,点点头.
  "你干嘛那么傻,把我推开."
  "啊?"她听的有点晕.
  "就是出车祸的时候,你干嘛把我推开,为什么不让我受伤."
  "呃?那是你?我不知道."
  "且,我以为是为我受伤呢,原来我自作多情了."
  他开玩笑的说道.
  "反正救得是你,如果现在躺在这里的是你,我就疯了."
  "是嘛."他笑着捏捏她的小鼻子.
  现在她很高兴,很满足,至少他们现在关系很好.
  门被推开,云雅瞳拿着花篮出现在她的视线.
  当云雅瞳看到他怀里抱着她的时候.
  肺都要气炸了,扔下花篮就跑了出去.
  裴萧夕急忙追出去.
  只剩下她傻傻的看着这一幕.
  "雅瞳,你听我解释."他抓住雅瞳的手臂.
  "你走,你去陪她啊."
  "雅瞳,她是为了救我才受伤的,我关心是应该的."
  "那你就抱着她."
  "好啦,雅瞳乖."
  雅瞳刚要反驳,他就把唇贴在她的唇上.
  堵住要说的话.
  两人在医院的走廊上演了一幕热吻.
  他离开她的唇,笑着把她拉回病房.
  而这时的晴晴一点都不知道.
  38 [ 离开你的那一天开始,左心房渐渐停止跳动 ]
  她腿部的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  .
  可以自己走动.
  一瘸一拐的在医院的花园散步.
  正看见裴萧夕跟云雅瞳一起出现.
  "晴晴,你怎么出来了?"他急忙跑过来搀扶她.
  "没事,房间里闷,我出来转转."
  她挣脱他的手臂笑着说道.
  "你小心一点,你腿上的伤还没完全好."
  "嗯."
  "晴晴姐,我给你买了一些很有营养的东西."
  雅瞳手里提着好多东西说道.
  "谢谢."
  "晴晴,我们回病房吧."裴萧夕轻轻的搀着她.
  云雅瞳当然生气了,努努嘴道:"萧夕,你送我回家吧."
  "先送晴晴会病房,她腿还没好."
  "不要啦,晴晴姐都可以自己出来绝对可以回去的,你送我回去嘛."
  "你送她回去吧."她点点头就离开了.
  "晴晴姐,还有营养品."雅瞳跑过去把手里的东西递给她.
  她笑着拿过来,直接丢在了地上,头也不会的离开了.
  只剩下雅瞳自己在哪里生气.
  刚回到医院走廊,她就开始头晕,眼前的东西开始模糊.
  渐渐的失去了直觉.
  当她再次醒来已经躺在了病房,隐约听到门外小阿啊在跟医生讨论她的病情.
  "病人情况很不稳定,如果现在手术随时可能丧失性命,但是现在是最好的手术时段,过了这段时间手术的风险就会增大."
  她一字不差的把这段话听到了.
  并没有很大的惊讶,她知道自己的病情肯定很严重,不然不可能一直呆在医院.
  "医生,不管怎样,您一定要尽力."宛儿在门外轻声说着.
  她闭上眼睛,沉静了一会.
  听到门打开的声音,她睁开眼睛.
  进来的是宛儿,小阿啊,还有裴萧夕.  
  "晴晴,你醒了?"宛儿高兴的坐在床边的椅子上.
  "嗯嗯,宛儿,我的病是不是很严重?"
  "哪有啦,医生说再过几天手术完就好了."
  "哦,那会不会死掉?"
  "怎么可能,不会的."宛儿说着眼眶就红了.
  "如果我死掉了,你们都要好好照顾自己,记得想我."
  39 [ 梦已逝,心已碎,留下只为离开做准备 ]
  经过医生的商议,跟几天的调理.
  决定她今天做手术.
  全身麻醉之后,她眼皮重重的.
  最推进手术室的那一刻,她握住裴萧夕的手.
  淡淡的说道:"我爱你,我想这辈子我都不会听到你说这三个字了."
  他呆呆的看着她被推进手术室.
  手术开始了.
  医生紧张的进行着每一步.
  他们在外面等着,而她在沉睡.
  她不知道自己还会不会再次见到他们.
  没有抱多大希望,她知道自己的病情.
  三个小时……四个小时……五个小时……
  终于在五个小时以后,医生走了出来.
  "抱歉,我们尽力了."
  "医生,你什么意思?"宛儿抓着医生说道.
  "抱歉."医生低下头.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小阿啊摇摇头.
  医生没有说话就离开了.
  他们不敢相信,不敢相信她离开了.
  裴萧夕傻傻的看着一切的发生.
  这一刻他才知道,原来那是他们最后一次说话.
  而他却没有给她,她想要的.
  医生并没有推出她的尸体.
  三人站在手术室门口两个小时,护士也来劝过他们.
  而他们就像什么都没有听到.
  宛儿坐在地上,眼泪不受控制的留着.
  嘴里不断的喊着:" 晴晴……"
  "你们离开吧."医生再次来劝道.
  "我要见她最后一面,我要告诉她我在乎她."
  裴萧夕像发疯了一般抓着医生的手臂.
  "抱歉,恕我不能,病人告诉过不可以让你们见她,她不想你们在伤心."
  "你们请离开吧,她已经让我们告诉她的家人了,她的家人会处理后面的事情."
  三人被傻傻的赶出医院.
  暖暖的风轻抚着他们.
  而他们的心里却在下雪,已是春天,他们却感觉不到一点暖.
  "她离开了."
  "不要我们了."
  小阿啊淡淡的说着.
  "是的,她不要我们了."宛儿泪珠一颗颗落下.
  "不要哭了,如果晴晴看到一定不希望我们为她伤心难过."
  裴萧夕提高声音说道.
  宛儿摇摇头,道:"我们怎么可能不伤心?"
  40 [ 那只是一场擦肩而过,何必记的那么清晰 ]
  其实她并没有死,手术很成功,但她眼睛失明了.
  她不想连累他们,在手上之前,跟医生商量好,要说自己已经死掉.
  手术结束以后,她被从另一个门送往了病房.
  当她知道自己以后面对的只是一片黑暗时,并没有伤心.
  只是淡淡的说道:"至少这样不会看到让自己伤心的东西了."
  眼睛看不到以后她的嗅觉跟听觉也渐渐的灵敏起来.
  她拨通老爸的手机,告诉他这一切,颜爸爸很心痛.
  亲自回国来接她,把她接到英国.
  她在上飞机之前多想再看裴萧夕一眼,但是她眼睛已经看不到了.
  长途飞行令她有点累,刚下飞机她就睡着了.
  其实她不睡又能怎么办?
  什么都看不到的她有什么用?
  当再次醒来,迎接她的依旧是一片黑暗.
  医生说过,她的眼睛还会有可能恢复.  可能是一个月,也可能是一年,也可能是一辈子.
  "宝贝,你爸爸说英国有家医院很好,让我陪你去检查哦."
  她正在傻傻的做着,就听到自己老妈在说话.
  "可以治好么?"
  "说不定哦,妈咪带你去哦."
  颜妈妈扶起她,一步一步小心走下楼,坐上私家车,准备前往医院.
  "妈妈,我害怕黑,我害怕一辈子都看不到你们."
  她靠在颜妈妈的肩膀上说道.
  "不会的,就算找遍全世界的医院,我也一定要给我的宝贝治好眼睛."
  颜妈妈说着眼眶就变红了,接着留下久违的眼泪.
  "妈妈,不哭."她隐约听到哭泣的声音,摸索这给颜妈妈擦泪.
  "嗯嗯,不哭,不哭."
  来到医院,做了一系列的检查.
  最终医生说道:"可以手术."
  她再次住在了医院,每天颜妈妈都会陪着她.
  迎接第三次手术.
  她已经看淡了死亡.
  在她眼里,死亡已经没有想象的那么可怕.
  只不过是什么都不知道了.
  被推进手术室,她微微一笑.
  41 [ 深呼吸,练习忘记你 ]
  两个小时的手术.
  医生很激动的告诉颜妈妈,手术成功.
  在国内的他们以为晴晴真的去世了,一直沉浸在悲痛里.
  而他觉得心里空荡荡的,像是失去什么最珍贵的东西.
  整天呆在她的房间,只要一想到她的一颦一笑就会心痛.
  他后悔自己没有去试着爱她,后悔没有让她幸福的离开.
  还好这一切都没有晚.
  但他只是后悔,并没有了解自己爱上她.
  她的眼睛也该好了,拆去纱布,当她再次看到那些亲人,身边的花花草草.
  眼睛还是湿了,泪悄然无息的流出来.
  "乖,眼睛刚好不能哭的."颜妈妈搂着她的肩膀  说道.
  "嗯,不哭."
  在父母身边短暂停留了几天就回国了.
  看着熟悉的风景,看到熟悉的人,心里暖暖的.
  打车回到别墅,别墅死气沉沉的,像是沉浸在悲伤中.
  打开别墅门,发现客厅几乎变成了垃圾场.
  什么啤酒罐,外套,还有外卖的盒子.
  味道难闻到极致,窗户还都关闭着.
  她憋着呼吸,打开窗户,收拾起地上的外套.
  准备上楼去看一下他.
  他的房间门虚掩着,隐约听到有女人说话的声音.
  站在门口,在小小的缝隙里看着.
  他坐在沙发上,床上躺着的女人是---云雅瞳.
  她被这一幕吓到了,用力推开房门.
  让房间里的他们一惊.
  看到她站在门前吓得站不稳了.
  "你……你是谁?"云雅瞳激动的说道.
  她微微一笑,道:"云雅瞳,你很不高兴吧,没错,老娘没死,而且眼睛也已经好了,我告诉你,这是我的家,***带着这些恶心的衣服滚出去."
  她拿起地上的衣服,打开阳台的门,直接扔了出去.
  "晴晴,真好,你没死."他上前抱住她,害怕她再次离开.
  她笑着推开她,道:"裴萧夕,你演的不累么?明明很希望我死掉,对啊,我死了你就可以把云雅瞳接来,然后花我的钱,用我的东西,过着荣华富贵的日子."
  傻傻的笑着,眼泪不知不觉流出来.
  转身离开房间,不想让自己看到那恶心的一幕.
  看炫舞小说+作者Qq:1324497455
  43 [ 嘴角上扬的动作,早已不属于我 ]
  宛儿跟小阿啊见到她也同样很惊讶.
  她没有告诉他们事实,只是要他们不要问了.
  日子也就这么过着.  
  裴萧夕整天失魂落魄的.
  为什么呢?因为他屡次看到云雅瞳跟那个男人在一起.
  她也知道了云雅瞳对他的重要性.
  知道自己再怎样也是个小三.
  闭上眼睛,准备忘记他.
  "小阿啊,陪我离开好么?"
  她把小阿啊拉到一旁说道.
  "啊?去哪?"他不解的问道.
  "离开这里,我不想变成坏女人."
  "好,我陪你.
  两人收拾好行李,登上凌晨的飞机.
  他们去到一个没人认识的地方,安静的生活着.
  只有宛儿知道两人去了什么地方.
  五年之后,宛儿结婚,他们没有出现,只是寄来了东西.
  裴萧夕跟云雅瞳的爱情走到了尽头.
  他一直努力工作,偶尔会想念她,只不过不说出来.
  宛儿告诉他晴晴跟小阿啊很幸福,他只是淡然一笑.
  彼时的地球另一个地方.
  "小阿啊,谢谢你."
  "我希望谢谢你有一天会变成我爱你."


(全剧终)
(感觉还可以的话就转载分享给朋友看--) 。

你好陌生人,
我是韩雨泽。爱文字,爱音乐,爱交友。
希望在茫茫人海认识那个爱文字爱生活更爱自己的你。
如果你喜欢,请加我QQ:1324497455。

收藏回复 显示全部楼层 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

Copyright © 2013-2014 Comsenz Inc. 版权所有 站长邮箱: zhizhebuhuo&yahoo.com(请用"@"替换邮件地址中的"&")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