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恩平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5

积分

0

好友

1

主题

新手上路

Rank: 1

发表于 2021-1-31 20:01:02 | 查看: 10| 回复: 1

  这里,是江南。
  谁说江南尽是温婉和胭脂?
  这里却是瑰丽空灵和狂野霸气。
  很久很久以前,我所在的这座城市就形成了,这里有着七千年的神话传说和浓烈诗意。它,一开始就是一座失意之城,城内外到处充斥着被贬的士人,城内所有的建筑几乎都是一个样——房顶屋檐拉成个长长的宝盖头,排得方方正正,郊外的屋子或依山或畔水。这里没有东边江南的夜夜笙歌,青楼粉黛,这里到处弥漫着失意和愤懑,还有勤劳勇敢的农夫和猎户以及丰富的鱼米桑木。历史开了许多次不大不小的玩笑,但它却渐渐名声在外,其存在的意义越来越重要了。
  贺城,古代楚国的一个军政要塞,号称南楚重镇。两条江交汇,河心有个美丽的小岛,名叫桃花岛,每年逢春时,鲜花盛开,艳照两岸。据说当时许多南楚的武士和被贬的失意仕子两岸徘徊和长叹,整个城邦到处演绎着泽畔悲歌,滚普涨反弹后的重点看这里滚的江水中漂浮着绝望而自尽的士林长袍,长剑插在长草丛生的河畔沙滩上,长长的配饰在风中飘扬……
  打从有了“想象”的这个奇怪的东西之后,我常常这样梦见自己:一个阴霾的雷雨即将来临的不平静日子,在一棵巨大的树下我第一次睁开眼睛看这个世界。仔细找寻时,却未发现生我的那个人是谁?或者我的出处具体在哪?也可能是那棵大树把我生下来的,只能这样意会了。我是说认真的,常常这样出现这样的景象。
  梦与梦的交界是现实,梦终究归梦。
  我的出世简直就是上天安排的,这是才后来知道的。我本人不信神,但我知道人要是没有天地良心就会令人神共愤。带着那个梦,我常常这样想。
  据说在我出生不久,父母变卖唯一值钱的家当,南下讨生活,顺便把我丢在沿途的一个城市,这一切我都有种模糊的印象,无所谓真假,也无所谓对错。遗弃所在的城市就是贺城。我不知该感谢这一切还是痛恨这一切,但不幸中的万幸是计谋得逞了:我被落在贺城西郊的一个叫苏豪山庄的别墅区内,一对善良而富裕的夫妻接收了幼小瘦弱的我。
  很显然,我从一个贫穷的乡下孩子变成了一个喝牛奶长大的城市纨绔子弟,只用了一天的时间。在我的脑海里只常常浮现这样一种幻想情景:我躺在一个绣花的襁褓(勉强这样叫吧)里,有一个新的空奶瓶。位置大概是在一扇有着温暖灯光的大铁门下,一只象是从下水道钻出来的浑身是浆的小狗向我汪汪着走过来……
  我的主人,也就是我现在的父母(这样说他们会很生气),他们告诉我的情形竟然与我的幻想不吻而合:他们发现时,那个婴儿正差点被一只肮脏的流浪狗叼走!这使我百思不解,难道我懂事得如此早吗?还是我记忆力超人?长期以来,这成了我童年唯一的阴影,因为之后我的童年几乎是在快乐甜蜜中度过的。
  二任父母是办成衣厂的,生意做得很顺。我对他们生意上事基本上是不才听老师父之言,菩萨尚且救护,神龙教他化马驮你,我老汉却不能少有周济,明日将那鞍辔取来,愿送老师父,扣背前去,乞为笑纳闻不问,我不想管他们,总认为做生意是件离我很遥远的事情。这里的服装城十分有名,前几年红得发紫,辐射范围覆盖到了沿海。厂房一栋栋拔地而起,形成一条条笔直的街道,到处都是大大小小的女工。基本上什么走俏就出什么,比如有几年在中小城市流行一种“踩脚裤”,由于弹性紧身,深得妇女的喜爱。所有厂家都大批量生产。父母也跟着抓住这个机会大做了一笔,接着就买了苏豪山庄的房子。
  父亲眼光独到,胆大又务实,连请的员工也不同于其他同行,都是专业出生师傅,所以比起那些作坊式的小厂家绝对的优势。商场上的竞争我早有所闻,父亲说来苦中有乐,常常谈起自己的创业经历,如何从北部乡村小学来到城里,从住工地到摆地摊、卖药品、做印刷到自己做实业,汗水、蚊虫、委屈充斥其中,一时振奋了不上进的我。只可惜我对生意实在不感兴趣,短暂激奋后就有没那种感觉了。六七岁时父亲又在郊外置了栋别墅,一家人很少用到它,里边的家具基本和房子一样处于闲置状态。在我看来那是浪费,因为我在郊外常常看到卖菜的叔叔阿姨们一家人蜗居在一间茅草房里,顶多也是座小平房。
  父亲是个大忙人,很少在家住。新买的靠河的那栋别墅不象苏豪山庄的那样小区,它坐落在一片绿化带的附近,周围到处是柳树和荷塘。后来得知他闲暇的时间大部分在那儿度过的,每次从那回来总给我和母亲带许多礼物,这也成了父亲最亲善的时刻。母亲没有生育能力,也很少过问他的去向,他们彼此的关系非常好。
  那座房子实在漂亮,两个超大的阳台下面就是前庭花园,顶楼还有个大露台,左边有个从来就没用过的游泳池,还有我最喜欢的桂花树,反正整个看起来象坐乳白色的殿堂,据说是当时贺城最贵的房子之一。我去过三次,第一次去时是父亲用车送我去见保姆。
  那是我小学第一个假期,一个叫香姨的年轻保姆还在门口热情接待了我们。她一袭白色的长裙象我幻想中的观世音,甜美的笑容和乌黑的长发。她一开门就伏身亲了亲我的脸蛋,并不停地轻轻捏我的鼻子,夸我漂亮得像个女童。她很好玩,不停地叫我东子,东子,似乎对小孩的兴趣很大,不厌其烦地让我和她做着各种游戏。恕我无知,我曾不止一次地在游戏中抓住她大大的胸,说她的奶波好大,央求她给我奶吃,她告诉我这样大的男孩还吃奶别人会笑的,还会把你抓去卖了。我连忙逃跑。
  被人笑话也罢,一切都无所谓。我曾一度对这位结识不久的阿姨深深地迷恋着,她在我的眼里是那样的完美无瑕,像个仙女,我懂事后把这归结于自己缺少母爱。
  我的母亲是厂里有名的“青脸子”,平素难得一笑,大家管她叫“铁面娘子”,也有人称呼她为女强人。她能整天沉浸在厂办公室里,还戴着那副严肃的眼镜,忙碌着各种表格和数据,她是个分析狂人。
  母亲是父亲事业和精神的支撑点,父亲负责厂里业务,常年跑外;母亲主要主内,掌管着工厂内部运营的大权。我曾常常见到母亲在一大群呆板的员工面前训话,样子威严极了,但她那副黑框眼镜总显得阴气逼人,让人不寒而栗。
  孩童时期,母亲对我的家庭教育时间很短,但是非常严格。以至我几乎很少有机会能跟同龄的女孩子玩耍。苏豪山庄”正讲处,只见有一个巡山的小妖来报道:“大王!祸事了!下请书的小校,被孙行者打死在大路旁边,他绰着经儿变化做金池长老,来骗佛衣也!”那怪闻言,暗道:“我说那长老怎么今日就来,又来得迅速,果然是他!”急纵身,拿过枪来,就刺行者设施齐全,我上市内的次数也少,它反成了我的高墙深院,这让我六岁时就知道什么是无聊透顶。小小的我也不想浪费整个暑假,于是跟着父亲出去走走。
  香姨还是个漂亮能干的老师,在一所中学任教,父亲这样告诉我。去的当天她就教了我绘画和音乐,还帮我剪了新发式,后面留了一小咎辫子,用她的口红和眉笔为我化妆,为此大跌的原因高兴得整晚拿着镜子照,香姨为哄我睡觉把镜子夺了过去。一直有件事在我心中深埋着,我下决心去努力回忆,竟还能想起许多细枝末节来,是的,现在来说应该还是件人们饶有兴趣的话题。
  那天晚上,不知具体什么时候,外面的旷野上有狗狂吠来,声音在空旷中显得很清晰,而且越来越近。我睡得迷迷糊糊还是受到了干扰,醒来时我发现小房间一片漆黑,黑得非常恐怖,像一大堆黑色的丝巾裹着我喘不过气来,只有窗户有丝微亮。
  狗叫声停了下来,田埂上的青蛙却继续合唱着,于是下床光着脚丫开门走到大客厅,地板冰凉得很,四周都是令我好奇的红色A股尾盘大跳水!但外资抄底63亿!明天会跌吗?哪个板块最安全?灯光,一个个像灯笼和苹果一样好看。突然,我听到另一头房间传出奇怪的声音,像是小猫猫的乖叫,但我知道家里又没有猫。于是我朝发生声音的地方走去,来到稍微掩饰的房门,这是父亲的房间,我意识到不该也不敢直接推开,当我用眼睛凑近门缝朝里头仔细看时,一种莫名的热流通编全身,沙发上香姨的头发乱遭遭的,猫的声音原来是香姨发出的!沙发一头的电视也有同样的一幕,不过他们的头发是金黄的,眼圈又黑又大,像鬼!我一直这样看着,脸好像在出汗……       炒股不跟“桑田路”,便是神仙也枉然。。却说行者飞出去,现了本相,到于洞口,叫声“开门”八戒笑道:“沙僧,哥哥来了。明天反弹在即。华为自研芯片新“突破”!概念股狂欢,千亿科技龙头涨停,机构2亿抢筹。”说着,探春早又递过一钟暖酒来,众丫鬟走上来接了蓑笠掸雪。各人房中丫鬟都添送衣服来,袭人也遣人送了半旧的狐腋褂来。李纨命人将那蒸的大芋头盛了一盘,又将朱橘`黄橙`橄榄等盛了两盘,命人带与袭人去。湘云且告诉宝玉方才的诗题,又催宝玉快作。宝玉道:“姐姐妹妹们,让我自己用韵罢,别限韵了。来这里不管你是看我唠唠还是想学点你认为有用的东西。”湘云笑道:“这也难不倒我,我也有了。

收藏回复 显示全部楼层 道具 举报

36

积分

0

好友

0

主题

新手上路

Rank: 1

发表于 2021-1-31 20:21:30
中国就是这样哎!

回复 显示全部楼层 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

Copyright © 2013-2014 Comsenz Inc. 版权所有 站长邮箱: zhizhebuhuo&yahoo.com(请用"@"替换邮件地址中的"&")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