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恩平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1万

积分

0

好友

3312

主题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21-2-18 18:53:47 | 查看: 14| 回复: 0
  10月11日,颜炳罡在官庄村为乡亲们上儒学课,示范传统礼仪。记者 张贺 摄
  在山东省泗水县,离传说是孔子出生地的夫子洞大约两公里伫立着一座尼山圣源书院。2008年建立的这座书院本是几位学者发起成立的以研究和弘扬儒家文化为目标的民间机构。但自2013年初,一群研究儒学和传统文化的学者走出书院,在附近的几座村庄开始了“乡村儒学”的试验,两个星期一次的“儒学讲堂”像磁石一样吸引着乡亲,乡村乱人伦也给村庄带来了意想不到的变化……
  “老鼠那么丑陋的动物都有皮有毛,人要是没脸没皮,是不是连老鼠都不如?”10月11日,在泗水县圣水峪镇官庄村,学者颜炳罡的一番线多人的教室爆发出一阵笑声。颜炳罡让坐在第一排的十几个孩子站起来,双手拱起,向孔子像行礼,九十度的鞠躬,一揖到地。随后,颜炳罡开讲历史上一个个与“礼”有关的小故事,他总结说:“做人就要讲礼,不讲礼,在社会上就不能立足立身。”听众不住点头。
  在过去的两年里,类似的课程,颜炳罡已讲过不下30次,听众主要是泗水县各乡镇的农民,这次的听众不算是多的。现在正是山东农村最忙的时节,青壮年都下地收花生和地瓜去了,来听课的主要是老幼妇孺。
  作为山东大学儒学高等研究院副院长,以前颜炳罡的日常生活以著述教学为中心,忙碌而平静,但自从尼山圣源书院建立,他就一直有一种愧疚心理。“我们建书院占了乡亲们一块赖以为生的土地,我们怎么样去回报乡亲?知识分子没有别的,只有知识,我们就用所学到的儒学知识去回报乡亲。”
  抱着这样的初衷,颜炳罡联合中国社科院副研究员赵法生、山东师范大学教授刘示范、山东青年政治学院教师张颖欣、曲阜师大孔子文化研究院副教授宋立林等学者,走进村庄,走近农民,讲授《论语》《弟子规》《孝经》等儒家经典。“我们希望通过儒家的孝道和五伦教育,重建乡村的伦理秩序和文化生态。”颜炳罡说。
  不过,只有美好的理想不足以让农民来听课。乡亲们问:“听课要钱吗?课本收费不?听课有什么用?”……村干部用大喇叭鼓动村民去听讲,应者寥寥。没办法,最后通知村民,凡是来听讲的发一块肥皂。
  2013年1月16日,第一期“乡村儒学课堂”在尼山圣源书院开课,听众以书院旁边的北东野村村民为主。赵法生的第一课讲孝道,风趣生动的故事和深入浅出的分析,当场令不少老人掉泪。看着乡亲们抹眼泪,村支书庞德海有些吃惊,他说:“我原先以为农民嘛没啥文化,油盐不进,就算来听课,也听不懂听不进去,没想到老师讲得这么好。”他觉得以后组织村民来听课应该会容易些了。
  事实证明,庞德海的直觉是正确的。接下来讲《弟子规》,引入礼仪教育,请礼仪专家给村民演示成童礼、开笔礼、冠礼等儒家生活礼仪。青少年要给在座的长辈行礼,回去后每天帮助长辈做一件事,如叠被子、搬凳子等,培养他们孝老爱亲的习惯。为了使羞涩的乡村孩子学会说“谢谢”,头几次课,授课老师兜里都揣着糖果。“三五次课以后,我们就不用发肥皂毛巾了,老百姓热情高涨,有几次课连过道上都站满了人。”颜炳罡说。
  “大学教授下乡讲儒学,看上去很浪漫,其实不然。我们这批义工讲师大多出生在农村,深知传统人伦的瓦解给乡村带来的严重冲击。”赵法生说,之所以选择以讲孝道为突破口,是针对农村的现实。
  早在80多年前,梁漱溟就指出中国乡村的最大挑战之一就是伦理破坏和文化失调,这一观察的敏锐和深刻已为此后的历史所证实。当前我国乡村的经济形态和生活方式正在经历一场巨变,农民的思想观念和农村的日常伦理正在远离传统文化所规定的理想状态。
  以泗水县为例,泗水是山东外出务工大县,全县63万人有16万人常年在外打工。农村空心化严重,不少村里留守的是被戏称为“386199部队”的老幼妇孺。孩子常年见不到父母的不在少数,也就看不到父母如何孝敬长辈。“何谓孝道?孩子们没有直接的感知。”圣水峪镇书记孟昭峰说,以前家里娶了媳妇,公公婆婆住主屋,儿子儿媳住厢房。但现在全反过来了,儿子儿媳住最大最好的房子,老两口往往搬到小房子去住。有的家干脆另外给老人建屋,分家单过,还起了个名字叫“老人房”。不孝敬父母、邻里关系紧张、小偷小摸频发、生活垃圾乱扔……比比皆是。孟昭峰说:“关键是心态变了,考虑问题处理问题的方式变了,现在出了事就先从别人身上找原因,就是想不到自己有啥不对的。”
  但“乡村儒学讲堂”使这一切发生了改变。早在头几次课上,庞德海就发现,不少村民一边听着老师讲课,一边抽烟、吐痰,电话响了就立刻掏出来大声接电话。但不久,在听了礼仪课之后,课上抽烟的人基本没有了,接到手机要么低声挂掉,要么悄悄出去。
  北东野村有个姓刘的老太太,有4个儿子,按照全家商量的办法,四兄弟每人每年都给老人200块钱,但二儿子一直不给,庞德海去做工作,二儿子以老人偏心眼为由还是不给。但今年春节,老人特意来找庞德海说:“他叔啊,学习孔夫子管用了,每个人200块钱都给我了,还争着叫我到家里吃饭。”
  尼山书院的一位义工曾到官庄村做入户调查,一个村民对她说:“你们怎么不早点来讲讲呢?”原来,以往村里小偷小摸非常普遍,连邻居之间都互相偷,晒在马路上的老玉米和花生,必须专人看守,一晚上都不敢合眼。但现在,放马路上一夜,第二天去看,安然无恙。
  北东野村有1000多人,村里建了垃圾站,但没几个人会把自家垃圾提到垃圾站,农民习惯于把生活垃圾和污水直接倒在门口的街上,风一吹,各种塑料袋和污物遍地都是。每个月村里出钱请人来打扫一次,每次能装七八车。但现在乱扔垃圾的现象基本绝迹,村容村貌整洁不少。
  庞德海说,农村电网改造是最令村干部头疼的事,立电线杆需要砍树,电线杆架在谁家门口谁都不乐意,村干部磨破了嘴皮子也说不动,8年前的一次电网改造甚至有村民打伤村干部。但今年的电网改造顺利完成,一家没吵,一个乱子没闹。村里曾有一个“刺头”,能把寡妇骂得背过气去,但在今年的村电网改造中竟然是第二个带头砍掉自家杨树的人。“连镇上来收电费的都说,你们村是收电费最顺当的村。”庞德海说。
  这些事都不大,但村民们正是从微小甚至琐碎的细节中感受到了传统文化特别是儒学对人精神的深刻影响。官庄村村主任汤金金对记者说,“村里矛盾少了,村干部就能集中精力搞经济,这是我们学习儒学的最大收获。”
  “不要指望靠我们十几人就能让民风大变,正因为难,所以要去做。‘难能可贵’,不难何来可贵?”
  泗水县原教育局局长陈洪夫现在是尼山圣源书院副秘书长,在他看来,这些从事乡村儒学教育的学者身上有一种当今时代罕见的纯粹,几乎是以宗教般热情和执着在做这份工作。他说:“不求名、不求利、不求官,这些学者就是为了弘扬传统文化走进了农村。”
  曾有领导表示可以给尼山圣源书院几个编制,乡村乱人伦纳入政府体系,但颜炳罡婉拒了。他说:“开展乡村儒学离不开政府和领导的支持,但我们本来就是民间组织,不是为了变成官方的才来做这件事。我们是自带干粮替孔子打工。”
  不过,能否将这种热情和执着长期坚持下去,建立一套长效机制仍在考验着学者们。颜炳罡设想未来乡村儒学的理想状态是,每个村建一座孔学堂,具备必要的音响设备和图书资料;有一支自愿宣讲队伍;有一套完整的乡村儒学教材。“现在主要讲孝道和《弟子规》,但儒学内涵丰富,我们的话题是开放性的,只要是老百姓想听的,是社会热点问题,我们都可以讲。”他说。
  山东省委省政府对“乡村儒学”给予大力支持。据介绍,目前“乡村儒学”已被纳入山东省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十三五”规划,纳入各级财政面向社会购买公共文化服务目录。今后,“乡村儒学讲堂”将与山东省乡镇综合文化站和村文化大院建设结合在一起,依托乡镇基层文化机构的设施、人员和网络,使之能够长期坚持开展下去。
  宋立林说:“不要指望就靠我们这十几个人就能让民风大变,但正因为难,所以要去做。‘难能可贵’,不难何来可贵?”
  颜炳罡说:“乡村儒学才刚刚起步,万里长征还没有走出第一步,一切都是任重而道远。中国知识分子必须改变那种急火攻心的状态,去踏踏实实地做事情。”(记者张贺)
  yy贴吧最新yy大杂烩没有了吗

收藏回复 显示全部楼层 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

Copyright © 2013-2014 Comsenz Inc. 版权所有 站长邮箱: zhizhebuhuo&yahoo.com(请用"@"替换邮件地址中的"&")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