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恩平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15

积分

0

好友

3

主题

新手上路

Rank: 1

发表于 2021-3-1 17:31:06 | 查看: 49| 回复: 1
  尊敬的各位网友:
  我叫李卫东,曾经是一名军人。我母亲(陶金娣,60多岁)从2016年7月至2018年3月,多次被启东市吕四港镇吕滨村三组村民组长张红娥及其袁氏家族相关人员、周件林(与张红娥同居者)多人多次殴打欺辱,造成衣服裤子被周件林撕破,隐私部位暴露,身体多处受伤,有几次当着派出所警察的面被打,派出所不立案不调查,多次的处罚结果是不予处罚。吕滨村村委会崔丽华主任伪造我母亲签字,派出所刘忠光所长打击报复,隐瞒证据,竟然叫证人“就说什么都不知道”,吕四港镇官员徐圣兵等狂言“有精力就去告”!最后反而说我母亲殴打老人,破坏他人财产,拘我母亲20天,罚1000元。我们部队来信,启东市政府没有作出任何回应,多次向纪律检查部门举报,说“派出所有权立案或不立案”,向各级信箱举报,永远推给吕四港镇政府处理,申请行政复议,依然推给吕真个是:漫过山头,冲开石壁四港镇政府处理。最后的结果是不予处理。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一、2016年7月23日,我母亲陶金娣第一次被打,吕四边防派出所让村委调解。

  
  

  2016年7月23日,陶金娣(64岁)在自家田地里修建挡土墙,”平儿道:“明儿一早来.听着,我还要使你呢,再睡的日头晒着屁股再来!你这一去,带个信儿给旺儿, 就说奶奶的话,问着他那剩的利钱.明儿若不交了来,奶奶也不要了,就越性送他使罢张红娥(56岁)纠集周件林(与张红娥未办理结婚登记,现同居在一起,59岁),张红娥的婆婆(80岁左右)、袁庙海(50岁左右)夫妇5人,强行阻止陶金娣修建,修到哪里推到哪里,后双方发生肢体冲突,5人殴打陶金娣,身上衣服裤子被周件林撕烂,致使陶金娣身体多处受伤,衣不遮体、行动不便。修建的师傅看不过去,就报了警。警察过来后,没有控制违法犯罪人员,也没对5人殴打陶金娣的情况进行调查取证,陶金娣也没有在警方的出警记录上签过任何字,警察没有询问过陶金娣的情况,也没有告知陶金娣的法律权利等。当时,村委会有干部在场,警察也没向其了解事情经过。7月30日,村委会干部拿了张空白的领款凭证和350元钱,要求陶金娣签字,说是钱是张红娥拿的。期间,村委会没有进行过相关调解,双方也没有坐在一起协商过。8月2日,村主任崔丽华又拿了个所谓的处理意见给我,上面明显不是我母亲的签字,我母亲也不承认签过这个字,但上面也就只有似是我母亲的签字,并没有张红娥及相关殴打人员的签字。再说,村委会参与调解人之一的彭剑锋,为张红娥袁氏家族的亲戚,假如是调解的话,这种调解也是不成立的。2016年8月至2017年4月,张红娥多次到陶金娣家辱骂生事,并再次动手打人,甚至用砖刀砍人。扬言:“打了白打,反正不会赔一分钱”。
  我们认为公安机关和村委会明显在混淆一般民间纠纷和恶性殴打侮辱他人的行为。陶金娣修建挡土墙是在自家田地里,当时有村委会干部在场。在陶金娣田地里修建,没有张红娥家什么事,全球芯片产业投资现张红娥为何纠集5人强行阻止及殴打侮辱陶金娣,周件林还将陶金娣的衣服裤子撕烂。张红娥、周件林等5人涉嫌结伙殴打60岁以上老年人、侮辱、猥亵妇女罪、寻衅滋事罪。理应被从重处罚。
  二、2017年9月12日,陶金娣第二次被张红娥、周件林殴打。

  
  

  2017年9月12日,陶金娣在经过张红娥家前面小路时,双方发生口角,后张红娥从家里冲到路上殴打陶金娣,周件林出来,放下手中的碗,参与殴打陶金娣,并跪在陶金娣的胸口。此经过有张红娥家监控视频为证。致使陶金娣胸口及身体多处软组织损伤,行动不便,住院10天,花费医药费5千多元,至今未赔礼道歉和赔偿医药费。9月25日,我方明确要求不予调解,吕四边防派出所不同意,9月27日镇、村、派出所三方强制调解,不成。后吕四边防派出所作出了双方不予处罚的决定。警方在决定书中,只字不提,三名派出所民警竟然要求关键唯一证人“就说什么都不知道”,在处罚决定书上竟然对张红娥家的视频录像只字不提,故意隐瞒视频证据。
  三、第二次之后我母亲几次被打

  

  2017年11月25日张红娥用非法建造的新粪坑里的粪便作为武器,往陶明华家的场上、陶金娣的身上泼粪,并对陶金娣进行谩骂,已构成侮辱罪,均有照片、视频为证。张红娥姘夫周件林当着派出所的面,公然再次殴打陶金娣,派出所并没有对犯罪人员周件林进行任何强制措施,陶金娣报警,吕四边防派出所不受理。2017年11月25日,在泼粪事件后,张红娥当着边防派出所刘所长、吕滨村陶书记的面,同意自行建造围墙,以弥补非法占用公用排水沟挖粪坑、建造房屋,并侵犯邻居家合法权益等违法行为的过错,边防派出所的刘所长保证要让他家建成围墙,后来,张红娥又出尔反尔,不同意建造围墙了。2017年11月27日早晨,张红娥在陶金娣、陶明华吃早饭的时间故意出粪,陶金娣出门阻止,张红娥的姘夫周件林把陶金娣推倒在地(当时有出警的警察在场亲眼目睹,并有执法记录仪记录),造成陶金娣的腰部损伤,至今未愈,严重影响了陶金娣、陶明华家的正常生活。最后依然不予处罚。
  2018年3月3日张红娥纠集家族人员8人左右,公然违反当初由村组织签订的协议,当着警方的面辱骂挑衅,引起陶金娣情绪失控,往张红娥家违章建筑化粪池方向扔了砖块,对方四、五个人均多次扔出砖块、混泥土块,其中张红娥儿子袁卫兵用水泥块砸伤陶金娣小腿,均有照片或视频为证)。后警察带我母亲检查,并做了伤情鉴定,明明有伤,鉴定结果没伤。不出意外,张红娥儿子袁卫兵也不会被处罚。
  四、关于对陶金娣作出拘留罚款的处罚决定

  
  
  

  根据启公(吕)行罚决字〔2018〕153号,查明2017年11月20日,陶金娣将砖块等杂物扔入张红娥家化粪池,对化粪池进行破坏,并由此与周件林、张红娥发生争吵,在争吵过程中,陶金娣用砖块将周件林手部、嘴部砸伤,造成轻微伤;2017年11月25日12时许,陶金娣用砖头等杂物填塞张红娥家的化粪池,并用榔头敲砸化粪池,对化粪池进行破坏,张红娥发现后上前阻止,在此过程中陶金娣用手中的榔头敲打张红娥身体,并扔砖头砸张红娥,导致张红娥足部轻微伤;2017年12月3日,陶金娣乘张红娥家无人之际,将痰盂里的粪便泼至张红娥宅,后陶金娣弟弟陶明华及弟媳陈小美又将水泥倒入张红娥屋后化粪池,陶金娣用煤撬在化粪池中搅拌,造成张红娥家化粪池损坏。
  吕四边防派出所认为:公民的人身财产权利受法律保护,不受非法侵犯。说陶金娣侵犯了他人的人身权和财产权。警方以陶金娣殴打60岁以上的老人和侮辱他人、损害他人财物,对陶金娣作出了行政拘留20天,罚款1000元的处罚。
  此行政处罚严重与事实相悖,缺乏公平公正,违背公序良俗。
  1、张红娥家的化粪池为非法建筑,警方不应用公权力支持张红娥家的非法行为。张红娥家的化粪池建在公共的排水沟上。张红娥家占用公共排水沟,是非法行为;建在公用排水沟上的化粪池,是非法财产。非法的行为和财产,不受法律保护。
  2、张红娥家在非法粪坑的问题未解决的情况下,非法用粪坑储粪;并于2017年11月20日许,张红娥在陶金娣、陶明华家吃早饭的时候非法出粪。陶金娣上去阻止,只有张红娥、周件林夫妇对陶金娣推推搡搡,陶金娣根本没有用砖头砸周件林。当时在场的,只有张红娥夫妇、陶金娣、陶明华、张丽松五人,哪来其他人的所谓证人证言?如果有,除了上述五人以外的人作证,就涉及作伪证,作证人应负相应的法律责任。而事实是,当天在边防派出所民警到场后,周件林竟然目无法纪,在边防派出所民警面前,公开把陶金娣推倒在地,造成陶金娣腰部严重受伤,至今未愈,当时有出警的警察在场亲眼目睹,并有执法记录仪记录。在警察的面前作案,陶金娣又到吕四边防派出所报警,公安机关为什么对周件林的违法行为未做处罚?这样的违法犯罪分子,如果公安机关不予以严惩,将有损法律和公安机关的尊严。请公安机关对周件林侵犯陶金娣人身权利的行为予以处罚。
  3、2017年11月25日,陶金娣并没有用榔头砸张红娥,也没有用砖头砸张红娥。围观的人都是后来才到的,而且作证的都是张红娥家亲戚,旁边人家都是姓袁的家族,他们家族有经常结伙欺压他人的行为,没有可信度。而事实是,张红娥不但对陶金娣推推搡搡,并用手指着陶金娣,对陶金娣进行谩骂;而且用非法化粪池里的粪便作为武器,用粪勺往陶明华家的场上和陶金娣身上疯狂泼粪。张红娥的上述行为,有视频为证,已构成侮辱罪。请公安机关对张红娥侮辱陶金娣、陶明华家的行为予以处罚。同样是当天的事,为什么对张红娥作出了不予处罚决定(启公(吕)不罚决字〔2018〕17号)?也就是警察鼓励以暴制暴了!陶金娣在公用地界上倒粪便叫侮辱他人,要拘留罚款,怎么到张红娥身上就不予处罚,她的情节怎么就轻微了?什么叫陶金娣一方破坏化粪池在先?也就是张红娥的行为可以理解了!那张红娥家及袁氏家族以前几次结伙殴打侮辱陶金娣的事怎么说?怎么到了陶金娣身上就殴打60岁以上的老人、侮辱他人,到张红娥家入袁氏家族身上就不予处罚?到底谁的性质恶劣,伤风败俗?张红娥是村民组长,陶金娣是一般村民,谁更应该懂法、遵法?
  4、2017年12月3日,既然张红娥在公共排水沟可兴建化粪池并使用,凭啥她家能用,陶金娣使用便叫泼粪?什么叫泼粪?想张红娥拿着大粪勺往外出粪到邻居家场地上更符合吧,而陶金娣在腰部受伤无力自理,此化粪池又正好建在门前公共场地上就顺便倒一下痰盂也叫泼粪,两者有本质上区别。陶金娣的行为构成侮辱罪,张红娥的行为如何界定?关于此事,警方并未认真全面调查核实,这只是张红娥家及袁氏家族的一面之词。警方一而再、再而三地对陶金娣合理合法的话不予采信,一味地罔顾事实,张红娥家说什么就是什么,一再做出不利于陶金娣的处罚决定,法律公平性何在?张红娥家用所谓“破坏她家化粪池”乱报警(她家的化粪池占用了公共排水沟,本来就是非法的,应该自觉填埋,恢复公共排水沟原貌,有什么权利报警?),浪费警力,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二十五条规定,可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五百元以下罚款;并涉嫌诬告陷害罪,性质极为恶劣。
  6、陶金娣被多人打得遍体鳞伤属邻里纠纷,打人者不会受到任何处罚和教育,而陶金娣还手却能打得两个身强力壮的人受轻伤,甚至经对方年满六十周岁为依据对陶金娣进行处罚,那么,我们多次对我母亲第一次被打申请伤情鉴定,但派出所依然不理不睬。在陶金娣第一次,第二次甚至第三次被对方侮辱殴打时执法部门为何不以陶金娣早已年满六十周岁对实施暴力者进行相应处罚?
  在对陶金娣的处罚决定做出前,吕四边防派出所的民警,全然不顾我母亲与张红娥有协议在先,两次到无锡,先让陶金娣把围墙修建起来,在陶金娣没同意的情况下,说陶金娣违反了什么什么法,要受到什么处罚,陶金娣说周件林打我应该受什么处罚?张红娥打我应该受不处罚,张红娥沷粪应该受不处罚?这些都是当天一起发生的事。我不知道,派出所的这种行为,算不算威胁?
  后陶金娣要求派出所刘所长撤销该不合理处罚决定,刘所长同意,但至今未有结果。
  张红娥家如此恶劣的行为,就是合理合法的?张红娥家族说什么是什么,难道谁家人多就有理?到底有没有违法?村民组长张红娥及其袁氏家族不遵守国家的法律法规和村规民约,欺压良善,根据最高人民检察院印发《关于充分发挥检察职能依法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积极维护农村和谐稳定的意见》,张红娥这个村民组长,她公公当了,婆婆当,婆婆当了,她来当,也没有听说她这个组长履行过选举程序,张红娥家族多年横行乡里、倚强凌弱、寻衅滋事、无理取闹的行为符不符合村霸的标准?
  我们先不论谁对谁错,作为村民组长的张红娥都不应该多次结伙他人多次殴打侮辱陶金娣。张红娥家族有什么能量,如此恶行竟然没受到任何处罚?
  从我为母维权的过程来看,可谓精彩纷呈,曲折离奇。我母亲第一次被张红娥家族5人殴打,衣服裤子都被张红娥家族人员撕破,如此奇辱,竟然走调解程序,多次向市政府相关渠道反映,得到的答复是我母亲已同意调解,双方已签协议。相关部门把5人殴打60岁以上的老人,等同于一般的民间纠纷,我不知道,这是不是有意为之?如果是有意为之,这其中的问题是相当多的。在多次反映无效后,我们就在启吾东疆论坛反映情况,相关部门说我们没有给他们面子了,他们受不了了,还说要告我,我真的希望某些官员能告我一下,或是向我却说那孙大圣引八戒别了沙僧,跳过枯松涧,径来到那怪石崖前,果见有一座洞府,真个也景致非凡们单位好好反映一下。后来,启吾东疆论坛干脆不让我们发言了,看来,政府个别人员,连改正问题的勇气都没有?
  启东市是双拥城市,在为母维权的过程中,没有享受到作为一个军人应该享受的双拥待遇,到是感受到了个别官员的无耻态度。在市政府某个官员答应我镇上一定会帮我解决好的当天下午,镇调解中心的孙超蛮横地说:“不要找我调解”,后甩脸而去,我看这种调解没有任何结果,徐圣兵主任让村里去做笔迹鉴定,就准备离开,徐圣兵还嚣张地说了句:“你有精力就去告,什么军官?什么党员?”。这就是个别官员的德性!十八大以来,党中央一直在大力正党风、政风,个别官员怎么还这么趾高气扬,一幅高高在上的样子,难道要老百姓去求他们办事?目前全国还不容易找到这种为民办事的官员。
  我们单位出了公函,市相关部门一直都没有正视这个问题,至今都没有给我们单位回函。这种事情,不是一个双拥城市该有的作为吧!如果这个事情放在四川或其他地方,应该是非常重视的,连我们单位的领导都说,没遇到过这种情况。是什么导致了部队的公函被无视?我想,原因不言自明。连部队的公函都能无视,在某些官员眼里,一个军人更加不放在眼里了,所谓的双拥工作,没有深入到镇村一级。
  有的官员说,政府不好以纪律处分的方式处理张红娥,说什么村民自治。好个村民自治,村民自治,一个村民组长可以为所欲为,违法乱纪?难道她不受国家管理?不受法律约束?再说,张红娥这个组长也没听说是村民选上去的。张红娥家在修建房子的过程中,将村集体的界沟填平,在翻建房屋的时候,把原来在西边的粪坑故意挪到人家门口位置,并占用了界沟的位置,关于这个问题,有村委会相关干部的证言。我家在修挡土墙的时候,并没有占用她家的地,张红娥就纠集她婆婆、周件林(没结婚证,同居一起)、袁庙海夫妇5人,对我母亲无端进行辱骂、殴打。我们不知道问题出在哪?正因为张红娥家族违法人员为什么没有受到应有处罚,从而导致了她们气焰越来越嚣张,发展到后面,竟然无视警察的存在,当警察的面殴打辱骂我母亲。
  我母亲第二次被张红娥2人结伙殴打后,派出所还叫我母亲再让点步,还走所谓的调解程序。在为母维权的过程中,我妹妹就用一个空的矿泉水瓶扔了一下村主任,就罚款500元,张红娥家族相关人员为什么连一分钱都没罚?就连第一次赔我母亲的医药费都是村里给的,一个连房子都修得起的人,连区区几百块钱都拿不出?还放言“打了也白打,反正不会赔一分钱”。
  如果,一个地方,你反映问题,都是上级听下级说什么是什么,这还有复议的必要?比如,我反映问题,一般镇里听村里的,市里听镇里的,当然,这是应该的,如果不加区分,不实是求是,一而再再而三地不调查研究,那要上级部门干什么?所以,这是目前我维权的痛点所在。如果从最下级就有私心,不是我告天天不应,告地地不灵了?所以,就有了有的官员说,你有精力去告吧的神论。
  启东市公安局叫我正确理解。我不知道叫我怎么正确理解?我母亲一而再再而三地被张红娥袁氏家族相关人员欺辱,叫我正确理解?张红娥袁氏家族相关人员违法乱纪你们不处罚,我母亲被逼无奈就给予拘留20天,罚款1000元的处罚,叫我正确理解?他们打我母亲,辱我母亲,我母亲也60多岁了,我母亲有一点问题,就是殴打60岁以上的老人,侮辱他人,难道他们就不是?也叫我正确理解?他们当着警察的面,辱骂挑衅、殴打我母亲,而不受处罚,这就叫正确理解?是不是我们要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直到被他们打死,也不伸张,这就叫正确理解?我母亲被老的打了还让小的打,这就叫我正确理解?难道,张红娥及袁氏家族相关人员打的对了、骂得对了?我作为军人,长期在外,家中老母亲不能照顾,地方政府理应帮我尽点心,特别在这件事上,就应该特事特办,让我安心服役,为国尽忠!可是呢?这就是所谓的双拥城市?
  通过为母维权的过程来看,某些官员是相当固执的,固执地可以一错再错,让错继续下去,而不去纠正;固执地无视你的存在,无视你的合理诉求;固执地让一位近70岁的老人无可奈何地去自我维权,一次次被打受辱;固执地让百姓诉求的网站去屏蔽你的言论;固执地接听你的电话,把电话放在一边,而不管不理;甚至固执地豪言有精力就去告等等。
  市公安局的同志说,启东市公安局吕四港边防派出所及村委会、镇政府协调工作人员已于2018年3月3日、3月4日组织你母亲与对方当事人调解,达成相关协议,并将公安机关所开展的工作以及调查核实情况告知于我。我并没有收到过来自启不期这个妖精,假变弟子声音相貌,将师父打倒,把行李抢去东市公安局的任何来电。当时调解的是张红娥家化粪池的搬移之事,并没有调解打人的事。再说,我们不会同意这种混淆视听,不主持公道的所谓的公安机关!也就是张红娥家任何事都可以非法调解,我们家的哪怕一件小事就处罚,我不知道公安机关是怎么主持公道的?
  十九大提出了法治精神,执法者、执政者没有法治精神,叫一个近70岁的老人如何认识法制?某些官员在这件事上的服务态度、工作水平是不让老百姓满意的,我们单列我母亲被打受辱这些事,如果任由张红娥及袁氏家族相关人员继续猖狂下去,让老百姓如何议论、如何看待?       ”因想了一想,道:  风叶聚云根。宝婺情孤洁,湘云道:“这对的也还好。只是下一句你也溜了,幸而是景中情,不单用`宝婺'来塞责。眼高手低之典范。唐僧坚辞,分文不受。周四操盘策略:第六批创业板注册制新股来啦!。”说着,命鸳鸯去取些古董来,又嗔着凤姐儿:“不送些玩器来与你妹妹,这样小器。斗鱼亮眼财报背后,游戏直播终局未定。央视中秋晚会节目单来了!。

收藏回复 显示全部楼层 道具 举报

32

积分

0

好友

0

主题

新手上路

Rank: 1

发表于 2021-3-1 18:03:30
太让人失望了!!!

回复 显示全部楼层 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

Copyright © 2013-2014 Comsenz Inc. 版权所有 站长邮箱: zhizhebuhuo&yahoo.com(请用"@"替换邮件地址中的"&")

回顶部